读经各科目是否可以以教案呈现?

善问者 读经原理 30

学习读经教学已有数年,深感读经之妙用,又因受幼教教学法所启发,总觉若可将读经之方法分科别类,如西方教学法的教案呈现,如此可行吗?开始又该如何定位?烦请教授给予高见指点,谢谢。

回复

共1条回复 我来回复
  • 王财贵的头像
    王财贵
    王财贵,字季谦,祖籍福建,1949年生于台湾。文礼书院院长,全球读经教育首倡者,当代著名思想家,教育家,新儒家代表人物之一。师承掌牧民先生与牟宗三先生,五十年勤学会通中西文化,五十年体证接续儒家道统。继承并传续阳明“心学”,提出“格物致知”新解。以一元带动多元, 提出“全盘化西”。以孔孟理想、康德哲学及天台判教为宗,以高度的智慧,阐明教育之一目的三原则,构建圆融无碍的儿童读经教育。
    评论

    若人迷路,问及仙家,仙人只是指出方向途径,不会规定乘具和行程。

    从台南到台北,只要知道往北走,即可到达(或接近)目的。至于坐火车汽车,搭飞机骑自行车,甚至步行,因为每个人兴趣与条件不同,恐怕皆需由个人决定。

    吾人近代的教育体制,犹如麦当劳的管理,是从西方学来的,凡是西方的东西,都不免带有浓厚的西方色彩,即客观的逻辑的精神,也可以说是科技机械的精神,也就是一个模式,量产批发的精神。

    人,虽是生命的存在,西方却也把人的生命量化了。教育,教的虽是人,西方也把它当机器来规划了。现代中国教育专家的学问,师范学校所传授的,大概都是走这个路线。所以您才有所谓“受幼教教学法所启发”云云。

    但,人既是一个现实的存在,当然也有“量”的部份,譬如西方的医学把人的生命状态量化,也有很高的准确性,而各种人文科学,也是有相当的效应性。因此,也不可忽略西方的教育学说和教学方法。如学校的设置和管理,虽然把学生,都当成工厂流程中的一物,以规格的量产。但从某方面说,有它很大的成效,甚至有人会以为它盖过古人的“师徒相授”,这就如同手工生产值之不敌机械工厂一样。(不过,请注意,真正的高价值,能代表人类智能的产品,还是“手工”,如音乐美术书法等,当然,哲学文学大师,影响时代千百亿人的作品,一定是“手工”。)

    当然,以上所说,是一个大概分法,质与量是不能截然划分的。

    读经教育,是一个整体的笼统的兼容的教育理念,它的根据只有一个,即“人性”。可以随个人对人性的认识和其环境条件,有不同的教学法。我想,如果是一个有智慧的老师,一定可以依此理念而对现实做最好的处理。

    现在我以为比较重要的问题是:教学者对读经理念理解的深度如何?他的生命灵活度如何?而不是有没有一个固定模式让天下人依样操作。

    西方人已渐发现,学校“死定”的课程,对人才的培养是一种障碍,所以“在家教育”的风气愈来愈盛了。我们读经的教育,是最为先进的(按,我常说,先进不一定就是好的,我这里先进是“合乎人性”的意思,因为人类走着走着,最后一定要回归“人性”),最为开放的(“开放”,也不见得即是真理,但,真理总是开放的)。初看起来,好像没个规矩,让人没个依靠,或让人望而生畏,不敢轻易尝试。但,只要对读经的理念认识深透,真实践起来,就会发觉,原来是如此简单。而每个老师都有他教学的风格,甚至每个学生都有他自己的学习方法和进度。这本是我原初的期待,这也是人类教育最高的境界。

    不过,话说回来,人,尤其社会众人,不能一下就如此合乎理想,对初入门的人,给个方案,也是应该的。只是这种方案,不是已经很多人都已摸索出来了吗?在网上,有各种教学经验的分享,您选其中一个,或融会几个为自己所用即可。若选中了,融会了,要推广于普天之下,也应以“姑且为例”“敬请卓参”的心态而提供,不可以为“定本”,阻碍天下的聪明也。此老子所以有“天下皆知美之为美,斯恶矣;皆知善之为善,斯不善矣”之戒也。

    当今天下,自幼教至大学,尤其是由政府掌控的义务教育,大概都是处在“天下皆知”的状况中,此乃教育之大病也。“九年一贯”的内在精神,本有打破(至少是开放)固定模式的意思,可惜,一方面由于设计者,无端推出两千多条的“学习指标”,而推行的行政部门和学者,都以更加“烦琐”的心态去“精察”是否合乎“标准”;一方面由于中小学教师(包括幼稚教师)在师范学校中,本来没有培养出“教育家”(从“人性”考虑教育问题的人,我才称他为“教育家”)的风度和能力,所以只能“照本宣科”,不会(也不敢)变通。如此教下来,其对人性的摧残,就不问可知了。

    此所以近年来,我一直鼓吹“读经在家自学”,又从来没有建立标准课程之故也。

    为了初步接触读经的人,您可尝试建立之,任何有体会者,亦皆可尝试建立之。如果要我来做,我做出来,也是其中一个参考案而已。(2006/12/18)

    1个月前 0条评论
扫码关注
扫码关注
分享本页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