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西文读经教育的理念和实践方法

主讲人:王财贵(季谦)先生

时间:2009年5月

地点:德国汉堡孔子学院

 

各位朋友,大家好!

 

这是我第一次到德国。我十六年来都在推广读经教育,在国内或东南亚,都是讲一样的内容——虽然题目可以不一样,但是演讲的内容都一样——不过虽然演讲的内容一样,有些人听过了,他还是听,不仅是听一次两次,有的人听十几次、二十几次,凡是他能够听到的场合他都去听。我说我讲得都一样,他说每一次都不大一样,问他有什么不一样,他说最少有一句不一样。讲得也对。十几年来内容都一样,有两种可能的原因:第一种原因就是十几年来啊,这个思想都没有进步,已经是顽固了,老王卖瓜自卖自夸,三句不离本行;我是老王,我姓王,我叫王财贵,那就是老王卖瓜,每次都讲得一样。这是一种可能性。另外一种可能就是我从十几年前就讲这个问题,这个问题简称为读经教育,读经教育其实是教育的一种方式、教育的一种手法,是教育方法的一种,教育的一种理论。但是教育的一种理论它必须是合乎教育的原理、合乎教育的本色本质,所以要讲某一种教育,不应该只讲某一种的教育,而应该是讲利用一种教育的方法来达到教育的目的。

 

有许多教育法应该都可以达到教育的某方面目的,但是有没有某一种教育,可以很直接、很方便、很深刻、很高明地达到教育的目的?假如有,这样的教育法就有很大的影响力。我想我所要讲的教育,应该具备这一种内涵或这一种力量,这样才有比较大的意义。所以我讲读经教育是放在教育的立场来讲,意思也就是说,我们希望把教育办好。如何才能把教育办好?很多人都讲过,有很多种方式、很多种内容,而我希望我能够讲出比较具有代表性的、比较简洁而有效的教育。讲得更清楚一点就是,找出一种教育方法,它可以解决一切教育的问题、一切教育的烦恼,让家长让老师,让学校让国家,不要为教育烦恼,解决一切教育烦恼。有没有这种教育的方法呢?我十几年前就想这个问题、就讲这个问题,而且我认为我讲对了。我十几年前就讲,而我不会故意讲错,后来我觉得我是讲对了,所以我十几年来一直都讲同样的意思,十几年来都没有改变,这也是没有改变的一个原因。大家想一想,是我自己没进步,所以讲得跟自己的理解一样呢?还是本来就应该这样讲,就是再过一百年,再过一千年、一万年,假如有人要讲教育,就要讲读经教育,而假如有人要讲读经教育,就是该这么说?如果是这样,十几年来都讲得一样,也就是应该的了。

 

今天的题目是“中西文读经教育的理念和实践方法”,所以我以这个题目为开头,尽量围绕这个主题讲。但既然要讲理念,也要把这种教育怎么发展过来的讲一讲,为什么提出这种教育也要讲一讲,所以整个讲起来,意思还是一样。再说,我们今天来到的是孔子学院,这是近五六年来新生的一种特别的机构,也是听起来令人很喜悦、带有很大希望的一种机构。到异乡发展是很辛苦的,像我们的院长,他就是投入在这个工作中,不管是提升华侨的向心力也好,对其他民族、其他国家产生一些影响也好,都很值得敬佩,我们也希望孔子学院越办越好。不过,讲到孔子学院,就想到教育、想到读经教育、想到语文教育。这点我有一个经历,这个经历是一个笑话,但我觉得很经典,对这个时代有代表性的意义。不过因为是开玩笑的话,有的时候会得罪人,我现在讲出来可能也会得罪人,所以我不太好意思讲,除非大家想原谅我,说开这个玩笑无罪,要不然我就不想讲这个笑话……这个笑话很有意思的,要不要听?没关系啊?如果得罪你你不要生气。一个聪明人啊,他讲话是两面光,两面都讨好,愚笨的人就是讨好一边得罪一边,最愚笨的人是两面都得罪。那我这个笑话是两面都得罪的,所以我不大愿意讲。如果大家愿意听,我就讲一讲,不过不要当真哦。

 

这是一件真实的事,大概三四年前而已,就是刚开始在海外做孔子学院的时候,据说中国政府是想要在全世界建一百所孔子学院,这个消息一发出来全国振奋,像我们这些读书人,都非常地高兴,非常地敬佩,真的是寄予一个很大的希望。结果呢,一年多不到两年,我去到山东济南,那里有一个孔子协会,孔子协会分政府汉办和协办——办理孔子学院是要有一点关系的,他们也协助,而且很关心这个问题。我们到济南的孔子协会去做讲座,刚到的时候,秘书还是秘书长招待我,然后就给我介绍:现在孔子学院在世界各国都大受欢迎,已经建了六十七所了——那时候。当然现在已经建了超过两百所了,据说还要建立五百所、一千所,因为世界上还需要,所以一直在建。当时已经建了六十几所,很快就达到一百所了,他们就很高兴。我听了也很高兴,就问,设置孔子学院的目的是什么?他说我们要输出中华文化。我说这个真了不起,中华文化就是应该输出的,不仅是为了我们自己的祖先,我们要把古人的智慧发掘出来,传播出去,而且是为了世界的其他的民族,他们也希望学中国的智慧,那么我们应该对外有所输出了,要不然我们一百年来都学人家的东西,我们是脸上无光的,很惭愧的,所以这个很了不起,我们输出中华文化。那我又问,我们现在输出中华文化开什么课程呢,开什么文化课程来输出中华文化呢?他当时想一想說:好像也没有开什么特别的课程,最主要的课程是汉语课程。我说汉语是什么意思呢?汉语就是教外国人学讲中国话。那用什么教材呢?你教外国人讲中国话要有教材嘛,教外国人学中文,所谓“中文热”,用什么教材呢?他说,大概是跟小学初中教的差不多吧。这也就是说,第一,是白话文,第二,是从会话开始了。于是我就开了一个玩笑:果然了不起,我们的文化战略很成功。我们如果用这些教材啊,来教外国人,把外国人教得不够聪明,我们将来都能够领导他们,了不起的文化战略!

 

忘了民族智慧的一代

 

这个是开玩笑的话。但我为什么要讲这个话呢,是有意思的,这不是在挖苦人,是有意思的,而且有非常严肃的意义。我们在外国开汉语课程,为什么会用现在这个教材?那接下来是什么教材,我们几乎不必去问,可以想象,大概跟我们的孩子去中文学校学的课程是差不多的;而我们孩子去中文学校所学的课程呢,是跟我们国内小学的课程差不多的,有深浅之别啊,进度也许快一点慢一点,但是格式都是一样的。所以从国内的教育,一直到海外的华侨子弟,一直到我们办孔子学院来教外国人学汉语、学中文,通通是同一个格式。这种学语文的格式是从哪里来的呢?这种格式不是中国的,这种格式也不是中国自古就有的,这种格式是近一百年前开始的,从1919年的五四运动开始。从1919年开始,我们用这种格式来教我们的孩子,教海外的华侨的子弟学汉语、学中文,但以前不是这样。现在为什么变这样?我们从哪里学来的?学美国的,也可以笼统地说学外国的。我们这样学了外国语文教学的方法、教学的模式、教学的进程,我们这样学了九十年。我们中华民族自己的政府,教中华民族的子孙,学中华民族的语文,教了九十年,教出来的结果是一代不如一代、一年不如一年。我们这一代比上一代的语文还差,眼看着我们下一代比我们这一代还差,各位,是我们笨呢?还是不用功?为什么连我们祖先的语文都学不好?什么叫作连祖先的语文都学不好,这里有一个标准的一我们祖先留下来的语文,从孔子到今天两干五百年了、如果再加上孔子以前那些经典,算下来就是将近四干年到五千年。我们四五千年以来的语文,我们都不能读,我们只能读九十年来的语文,这样算作一个中国人吗?你能够继承中国文化吗?你没有继承中国文化,你能够对外输出中国文化吗?你虽说讲中国文化,但你敢说你讲得对吗?你连祖先的书都不能读,还敢说你对?

 

中华民族这九十年,是最违背了祖先、忘了自己民族智慧的一个时代,但我们都不是故意的,各位也都不是故意要忘记祖先的,只是你不得不忘记,因为我们连读书的能力都没有,我们不能读五千年來的书。假如西方的国家,像德国,他们三百年前不用德文,在七八百年前,也不用拉丁文,像这样子国家,他们说我们要学拉丁文要学希腊文,是很难的,我们不要学,我们现在学德文就好,而且德文对于拉丁文,对于希腊文文章的继承是非常方便的,几乎80%-90%都继承下了。现在的中国人,你能读这九十年来的文章,能读胡适之、鲁迅、老舍以后的文章,但请问你能懂得孔子吗?懂得孟子、老子、庄子吗?懂朱熹、王阳明吗?懂杜甫、李白吗?所以各位,中华民族现在是没有智慧的民族。我们对于祖先留下来的智慧传承得很少,我们不了解祖先,我们之所以还能够有一点点的生活的能力,是我们学到西方的一点东西,但学西方东西,你真地能够学得很深入吗?你能够在国际上立足吗?不能。我们只是凭着我们土地大、人口多、大家勤劳,我们不是凭着我们的学问、我们的智慧让人尊重。

 

这就是教育的失败。一个人不能够继承祖先的文化,他就不可能算作一个国际人,因为所谓的国际,所谓的“地球村”,一定是要有自己的东西,然后才能够和人家平起平坐。我学人家的东西,我也愿意贡献我的东西让人家学。中国有东西,有五千年的东西,这一点西方人越来越知道,但中国人自己反倒不知道。西方人越来越知道我们有东西,然后我们自己看到西方人越来越注意了,我们自己才开始有自信了,只是这自信不是真实的。而即使我们现在知道自己的祖先真地有东西,我也愿意去求一求、去学一学,结果却发现我们连学的能力都没有。因为一个民族的智慧结晶,大部分都集结在语文里面,这个语文在中国分成四类:经、史、子、集。不是只有学中文的人、学历史的人,才需要读经、史、子、集,古人“十年寒窗无人问,一举成名天下知”,古人读书读十年就可以去考状元,任何一个中国人,受过十年教育以上,就能看经、史、子、集,你看他的语文能力有多高?还不只如此,琴棋书画,古人凡是人间能够学到的学问,所有读书人都学的,假如古时候有西方的科学,他也会去学科学。古人的好学是全方位的,所以我们不要因为我们现代科技方便,就说我们的知识多,其实我们不如古人好学、不如古人有能力、不如古人有志气。

 

所以古人遇到印度的学问,他就认真学,甚至把印度的最高智慧——佛学吸收进来,中国人原来就有这种心胸、雅量、气魄,以及见识。现在我们遇到西方文化,就說要全盘西化,你全盘西化个什么东西?你自己一点力量都没有,一点智慧都没有,你全盘西化,你就是变成全部的西方,人家西方也不尊敬你,何况你变不了,你只能跟在人家后面跑,还距离几十年。我们中国学西方,最少落后了五十年,而且永远赶不上,因为你如果只是跟着人家走,一定落在人家后面。你必须自己有东西,然后来真正从人性的根源这里开发,从人性的根源这里来探讨西方的学问,才有可能吸收并且超越别人的学问。我们对于西方的学问没有眼光、没有志气,自从五四运动开始叫我们学西方,它就没有叫我们从心灵深处学西方,只叫我们从西方的成就学西方。所以五四运动是对中华民族最大的伤害,为了要学西方,白白把中华民族自己的文化打倒作为代价,结果什么也学不好。所以我们现在一定要开始反省这个东西。

 

我讲的读经教育,不只是要读读经,不是这样子而已,因为语文教育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教育环节,乃至于是一个核心的环节,乃至于有人说语文是一切学习的基础。尤其是在十三岁,乃至于十七八岁之前,语文能力好,一切学习都方便,到了十八岁以后,你自己發展自己的专长,语文能力底子好,专长也做得更好。而语文能力又是认识人性、认识文化的一个核心点,一个学音乐的人说要从音乐来认识西方心灵,这不大容易的。一个学科学的,如果只是学科学这一方面而没有一种文化的基础,你也不知道科学从哪里来。我们中国这九十年来,就是不知道科学是来自于数学,数学的根源来自于逻辑,而逻辑是来自于人性。我们中国的孩子拼命学科学、学数学,就是没有学逻辑,或说没有用数学来开发逻辑的心灵,所以数学学不好。即使奥数是全世界第一,也培养不出科学家,这叫莫名其妙!这就是因为不能够从心灵的深处学人家的文化,所以不可能自本自根地从自己心灵里面生出科学来,这样你能够学好西方吗?这样能叫全盘西化吗?所以从现在开始,我们中国人要好好地反省,从一个根源点开始反省,把这一点做好了,其他方面也就渐渐地开展,渐渐地良好。从现在开始,我们要学人家文化的根,而文化的根,是用语文表达的。西方的科学,它的根源在哲学,在对人性的了解、对人性的开发。中国五千年来,对人性也有所开发,所开发的方向跟西方纵使不一样,也有对人性的开发,这种对人性的开发都是永恒的保障,你为什么要放弃?所以一个中国人,现在应该有个志气,我们继承我们祖先的智慧,我们同时,是同时啊,不是学了祖先智慧以后,也不是学了祖先智慧之后我们就没有办法、没有时间,不是的,是同时就可以吸收西方文化。因为人性是同一个人性,只是同一个人性而有不同的开展,而不同的开展可以同时并行,不是这一边做了,那一边就要放弃。要学西方文化就要打倒中国、要现代化就要打倒传统、要学白话文一定要打倒古文……像这种打倒的观念、一刀切的观念,从现在开始要从中国人的脑筋里面把它根除!

 

世界不是二分的,人性是可以包含一切的。至少我们要用完满的这种理想,来教导我们的孩子,至少要这样做。不可以在孩子还没有生出来、刚刚生出来,或刚刚开始上学,我们就规定了一条路:你只能给我学现代,不能够学传统;你只能学西方,不能学中国;你只能学白话文,因此不让你读文言文……读文言文跟白话文有什么冲突?你为什么不能让我们孩子既会读文言文,也会读白话文?况且,会读文言文一定会读白话文。为什么我们的语文教育一定要教导我们国民只会读白话文,而不会读文言文?我就问这个问题。有人说文言文很困难啊,我问,文言文困难吗?胡适之十一岁就读《资治通鉴》,读原文的,而且没有标点的。《资治通鉴》,十一岁!你的孩子十一岁能不能读《资治通鉴》?不要说十一岁了,我们现在二十一岁、三十一岁、五十一岁、能读吗?为什么他能,我们不能?因为他所受的语文教育是不同的教育。胡适之从小没有读白话文,所以他白话文写得那么好;鲁迅、老舍从小没有读白话文,所以他们白话文写得那么好。徐志摩、朱自清没有读过白话文,钱钟书、沈从文,都是读古书长大的。

 

我们为什么到现在还不了解这种教育?我们为什么一定要教我们孩子读白话文?而且从小猫小狗开始教,教到三四年级开始教小老鼠小猴子,我们的初中生就像小老鼠一样小猴子一样,一辈子就完了!没有见识了,没有心量了,跟人家跑就好了,只要活一辈子养家糊口,过一辈子就好了。那中华民族祖先的智慧交给谁?所以一个中国人不可以没有志气。不要说中国人要有什么志气,要有什么使命感了,本来我们对于我们孩子的生命,就应该让他良好地开展,开展的根源在哪里?要让他有见识。见识的根源在哪里?文化的深度教养。文化的深度教养从哪里开始?从深度的语文开始。不能读经、史、子、集,你书读得再好,我也不相信你能够了解孔子、孟子,能够了解老子、庄子,能够了解杜甫、李白,我不相信。即使有所了解,也还是肤浅的。那怎么让他了解?就让他读经、史、子、集。困难吗?我们现在就要讨论这个问题,如果困难,我们没有办法做,我们只好两手一摊,这个世界太困难了。但假如不是呢?假如根本不困难,只是由于我们的教育观念的错误呢?我们只要把教育观念改变就好了。我们花同样的时间,花同样的金钱、同样的精神,就可以把一个十三岁之内的孩子教得让他能够读经、史、子、集,这不会妨碍他将来学科学,不会妨碍他将来向西方发展。乃至于今天,我还要告诉各位——因为现在在德国,我还要告诉各位——你们的孩子生长在德国,你们孩子的中文可以比国内的孩子好,因为他到十三岁,我保证他会读经、史、子、集,还有,你们孩子的德文一定比德国人好,如果你们孩子还要学英文,一定比美国人还好,假如不是这样,你就对不起你的孩子。因为人本来就是可以这样长大的,只要你转变对于教育的看法。

 

今天我所说的,假如你相信,你就做,假如你不相信,我就告诉各位,你要吃苦了,你的孩子要吃亏了,因为你将花很多的精神力气,而还没有教好。现在我们国内,自己的中国语文教不好,花很多力气都教不好,语文不好,其他的学问也不见得就容易。每一家都在为教育担心,学校为教育烦恼,我们整个政府不知道教育怎么办。尤其大陆还有“三农”问题——农村、农业经济、农民。农村问题,还有农村子女教育问题——其实城乡可以没有差距,是你教育教错了。请各位不要再用错误的方法教孩子,我们可以顺理成章地培养人才,而且培养大才。

 

教育三要点

 

我归纳教育有三个要点,只要这三个要点把握了,就是把握到教育的基本原理了。基本原理把握了不一定能成功,因为教育不是数学,不是逻辑,不是物理,物理实验都不一定成功,何况是生命的培养。教育只是一个期待、希望的工程,但是我们这个期待、希望是有道理的,我们要根据道理来做,才可以有所期待,假如我们没有照道理做事,你怎么能有什么期待呢?你的期待是空的、假的嘛!所以人生最重要的事情,不是努力工作;对孩子的教育,不是努力去教他学习,努力去指导功课。不是这样,而是你知道教育的原理,按照道理做事,老天自然帮助你,自助人助,所以不需要那么努力,就成功了。假如明明违反教育的道理,还做得很认真,效果也不大,所以先要把教育的原理想清楚。照着原理做,不一定成功,但是成功的机会很大;如果不照着教育的原理呢,失败的机会很大。教育的原理我归纳为三个,非常简单,演讲十几年没有人说我错的,因为这三个,我想的就是你想的,就是我们任何一个教育学者想的,就是任何一个政府教育机构都这样想,只是虽然这样想,却睁眼说瞎话,不按照道理做,那就没办法了。

 

第一个,就是教育的时机,教育的时机要把握。我这样讲各位一定要马上就反省一下,你只要是有孩子了,或者说你是一个办教育的人,或者你是一个对教育关心的人,你马上要想,你的教育有没有把握时机?马上要这样想哦!如果没有,明天就要开始把握,要不然的话,教育是失败的,教育是永远不可能成功的。连这个重要的教育的道理你都不注意,你怎么可能办教育呢?你再努力都没有用。错过时机永不再来,这就是生命,这是一种严肃的议题,可以说是生命的悲哀,也是生命的庄严。老天给你时机了,你为什么不把握呢?时机在你手上啊!在父母手上、在老师手上,在国家手上。我们的国家想要把握教育时机,立刻可以把握,一秒钟就可以把握了,教育就走向成功;不把握,永远失败。等到教育没有办法进展的时候,发现问题的时候,你再来烦恼,改善起来非常困难,费力多收功少,几乎没有救了。所以教育的问题,一定要在还没有发生问题的时候就解决。等到孩子上了小学三四年级了,父母奇怪怎么学习力这么差?怎么这么不好学?怎么行为乖张?我告诉各位,很多父母都在这个时候用心,请很多指导老师给他辅导,辅导功课啊,辅导他的行为啊……我告诉你,没救了。教育在发生问题的时候就已经没救了。所以教育叫百年树人,教育要有远见,在还没有发生问题的时候就已经把问题解决了。因为我把他的人格培养好了,我把他的能力培养出来了。他有能力,他就不会厌学;他有人格,他就不会捣蛋。然后到了青少年阶段后,就顺理成章,他也不会来跟你叛逆。教育时机都不把握,专门在发生问题的时候才赶快想办法,那是没有机会的。

 

第二点,教育的内容要把握。这个谁都知道,教育要有内容嘛!但我们马上要想,各位马上要想,我们有没有把握教育的内容呢?有人甚至连什么叫教育的内容都不知道,或者说虽然知道,但请问你教育的内容是什么、教哪些东西,你要不要想一想?都不想的。各位,我问你,你的孩子上德国学校,你的孩子在学校里面学这些东西,你有没有认真辅导?在学校里面老师有没有认真教?我们大家都知道,德国人是非常遵守规矩的,所以他们老师一定很认真地教;国内的老师呢,也不输给德国人。但是刚才我说,教育不是认真就好的,因为这个老师有没有把握教育的内容,还有我们家长,你有没有把握教育的内容,这是不知道的。你不要跟我说,教育内容是老师规定的,我怎么把握?你这样想,就放弃了家长的教育责任,你的孩子学不好,活该!老师呢?老师不要跟我讲说,这是校长叫我这样教的。如果说校长叫我教这些,我就只好教这些,这个也是放弃老师的责任。那么我问校长,说校长你为什么叫老师教这些?校长说这是教育部规定的。如果他这样说,他不可以当校长。如果我再问教育部,德国教育部当然是说,我请学者研究的。那如果问国内的教育部呢?教育部会说,人家美国这样教。我们连说我请学者研究的都不敢讲,因为我们这一百年来没有教育学者,我们的教育学都抄外国的。

 

我是学教育的,我读师专、读师大、读师大研究所,现在我还在教育大学教书,我这句话敢负责任:中国这一百年来没有人才,教育界也没有人才!要不然你去看国内讲教育的书,通通是翻译,通通是抄外国的,从来没有批评过一句外国不对,假如外国是对的,他也没有说这是对的,他只说外国人这样说那样说。他如果会说外国人说得真对,这了不起;如果外国人说错了,而我有另外一套讲法,这更了不起,对不对?但是外国人都没有错,你怎么可以说外国人错呢?这不可以随随便便乱说嘛。但是外国人都对,你也要知道他对在哪里,你最后要说,外国人说得真对,所以我们要照这样做。但是都没有。这就是近代的中国人,没有思想力的中国人。外国怎么样我不知道,德国是不是抄美国我不知道,德国如果抄美国,那德国也完蛋了。

 

我们的孩子上中文学校为了什么?是为了怕他在海外中文忽然忘记了。忘记了中文有两个坏处:第一个坏处,我们还记得我们是中国人,还有一点中文的背景、中文的这个关系,但孩子不学中文,这关系就没有了。这是第一点。再来,人家西方都在学中文啊,我们孩子怎么不学中文?这是第二点。我们让孩子上中文学校,就是为了这两个目的。很少人会说我要为中华民族负责,很少人这样讲的,如果这样讲了不起啊。按说为了孩子的前途着想,也已经可以了,我们不要给大家这么大的责任,但是你送孩子去中文学校,请问你头脑里面怎么想的?中文学校拿来这些教材教你孩子,你是100%接受呢,还是你有怀疑?或是你怀疑了之后才接受?还是你怀疑了不接受?我这有三个问题——你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接受了学校教的内容?还是你有怀疑,而怀疑的结果是这个还是对的,于是你努力教?還是怀疑的结果认为不对,我不要这样教?请问你是哪一种?第一种人是最愚笨的,但是大部分都是第一种人;第二种人已经不多了,就是我要想想,为什么我们现在中文学校教这些,我想想果然对,这个好,这个可以增进我们孩子的语文能力,这个是最好的增进的方法,除了这个之外没有别的增进方法了,所以我叫我的孩子:孩子啊,你赶快上中文学校,赶快做中文学校作业。这第二种人也了不起,可惜大部分都是第一种人。谁能说他想过这样教是对的?刚才不是告诉你了吗,九十年来都不对,现在对才怪!而且已经没有效果了你懂吗?国内的孩子学了十几年,从小学、初中到高中,大学不要算,学了十二年的中国语文,结果孩子的语文都不及格,而你的孩子在德国,学这么厚的、这几册的中文课本,你的孩子中文能够好吗?才怪!这个理论已经达不到目的了,你再努力有什么用?所以这种教材是不能用的,你知道吗,没前途了,要丢掉的!

 

第三点,就是教育的方法,教育的方法要把握。什么叫教育的方法?我怎么教。那么教育方法是什么?就是面对时机。时机不同要有不同的方法,你不要死脑筋,只有一个方法。现在我们的教育就只有一个方法,死脑筋,所以就把语文教失败了,不仅中国语文教失败啊,因为中国人是学美国的,美国人语文老早就失败了,他们来害我们,所以现在我们孔子学院再去害他……就是啊,美国人这一套的教育理论,不只是让中国的语文教育失败,美国人教我们说,你们要用这样的方式学英语,结果我们中国人全民族英语热,看看你花了多少时间学英语,你的英语还是不行。害人嘛!不过美国人不是成心害我们,他也害自己,是我们中国人笨,学人家错误的东西。美国人的科学还好,但他的语文是不及格的,我们都知道,全美国都知道,每一个留学美国的人都知道,每一个有眼光的中国的学者都知道,美国的语文教育是失败的。但中国人学美国的语文教育方式,却还是100%地学习,你看怎么办?你会成功吗?现在的欧洲也跟美国学,所以德国人的德语、德文,我认为好不到哪里去,他对不起德国人的祖先。各位,这是哪里错误呢?这是方法的错误。本来是方法要按照时机不同而改变,现在不是,现在是用方法来压迫时机,所以浪费时机,把时机浪费了。还有,本来依照教育的时机,它有一定的内容,要把语文教好,有特别的内容、有恰当的内容、合理的内容,内容选得不同,教法要不一样。但是由于我们现在只有一个方法,而这个方法不能教恰当的内容,所以我们就把内容放弃了。由于方法的错误,我们时机也错了,内容也错了,结果一塌糊涂。

 

现在我们要回归正常,方法是最后的,我们先要选对时机,再来选方法。这个时机不可以浪费啊,而针对不同的时机,我们该教什么内容就教什么内容。内容现在没有办法教,只要改变方法就可以教了,但为什么不改变呢?就不改变!所以今天要辩证地讲一下这个东西。我今天讲的,如果你不相信,没有关系,你照常做你以前的勾当,但我告诉你,你的孩子的语文一定比你差。你若听我的话——不是听我的话,是你跟我一起思考道理,然后按照道理来做,你的孩子一夜之间他就走向了正途。几个月、两三年之后,你的孩子的语文就超过你,而且一辈子可以接上五千年传统,不管他将来做科学家、做医生,他都有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文化在肚子里面,而且没有让他多花时间,没有让他多花精神。还有,他能够有这样的语文能力,他可以同时去学好德文,同时去学好英文,还有同时去学好其他的科目。所以这个是一本万利的方法,它是万能的,这个万能不是说教这个一切其他的都不要教了,不是,是教完这个,其他的就好了,水涨船高,居高临下。所以我等一下所说的,请各位注意一下。我不敢说你一定要照这样做,我是说,假如我讲的合你的意,和你想的一样,你就照你的做,不是照我的做。假如你想的和我的不一样,讨论一下,如果你还是对,你就走你自己认为对的路,我就认为你的孩子是有福气的——至少你的孩子不是糊里糊涂长大。就是千万不要人家叫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。

 

好,那我们要怎么做?现在我没有很多时间再讲理论,先要讲实务,实实在在怎么操作,在讲实务的时候也顺便带着理论。一定要理论带着实务,实务带着理论,没有理论的实务是瞎做,而没有实务的理论是空想。讲实务是让你觉得好操作,而这个理论呢,是要让你知道这个是合理的,合平人性、合乎自然。

 

我们从时机开始讲,教育一个孩子要把握哪些时机?教育要把握的时机有两个意义:第一个,教育从什么时候开始?第二个,人生有没有一种发展的历程?也就是说,在某一个时段,定要培养某些基本能力,而有些基本的能力对一辈子的影响是很重大的,必须在某个年龄段完成。人生有没有这种基本能力要培养?如果有,你一定要非常谨慎地把握,或者说,在那个时间里面只做这一件事情就够了,因为它是一个基、一个本、一个源头,把基本做好了,也就是把源头挖好了,泉水就源源不绝;把一个树根照顾好,它将来就长成大树。我们就只要做好这一点工作,一辈子就做好了,如果有这一件事情,你一定要把握。假如没有这一件事情,那也就算了,但如果有,而你没有把握呢?这个“基”跟“础”没有做好,将来就麻烦了。麻烦到什么程度呢?麻烦到他最后就放弃了远大的理想,他的生命就缩小缩小,缩小到我只要活着就好。

 

所以教育从什么时候开始?教育开始的时候要注意哪些?有哪些是对终身有重大影响的教育?这些问题是非常重要的。而我们等一下会发现,越是基础、越是重要的能力越容易培养,因为越是基础的能力,或是具备基础性的能力,孩子大概都要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就要完成,而一个人在越小的时候是越好教的。好教到什么地步呢?好教到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把他教好了。之后就具备了大的能量,而这个大的能量会生长,像个雪球一直滚,越滚越大,你只要转一个雪球,然后把它滚下山,你就不用管他了。这样子的孩子岂不是让我们很满意吗?假如有这种事,我们一定要好好地把握。

 

胎教——教育从应该开始的时候就要开始

 

那么教育从什么时候开始?请问各位,教育要从什么时候开始?假如大家不知道,我可以提供一个标准的答案:教育在应该开始的时候就要开始了。这句话很重要,虽然它没有内容,但是它让我们思考什么时候应该开始。一定要思考这个问题:什么时候应该开始?我们说教育是开发人性的工程,教育是让他的生命得到更好的发展,我们用教育来使一个人得到更好的发展、更完整的发展,这是教育的目的。要不然人不需要教育嘛。母鸡带小鸡没有什么教育,只教它啄食就可以了,母鸟教小鸟,教它会飞,教它会觅食也就可以了。动物很少教育的,但我们人类的教育就不得了了,我们人就是因为懂得教育,而且把教育看成是人间的大事,才成为万物之灵。教育是让一个人的本性,一个人的本能、潜能,有更好的发展。那么要教育他,我们就请问,他的生命在什么时候已经开始在发展了?如果他的生命会开始因为接受教育而受到影响,那就是你要开始的时候。不是这样吗?但有谁去想过这个问题?没有。现在的教育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?六岁。为什么?因为政府规定国民从这时候开始上学受教育。但有的人紧张了,不是,三岁,所以到了三岁赶快送去上幼稚园,不送幼稚园还害怕呢!我问你为什么上幼稚园?没有人可以给我答案。他说隔壁的阿猫也送幼稚园,所以我家阿狗也送幼稚园了。这算答案吗?你应该回答:因为幼稚园的教育,或者对他的一生有重大影响,如果没有送幼稚园,会让他有不良的成长,所以我送他去幼稚园。假如这样回答,这个家长了不起。虽然他送去幼稚园,也没有让他的孩子成长,但是他能够这样讲,就证明了不起。可没有一个家长这样想啊!所以我们想问题,要把本质想清楚,我们在做什么,为什么这样做,这些问题要想清楚,不要人家这样我们就这样。所以你家孩子要不要上幼稚园,这你要想一想,不要说能送就送。事实上,等一下我会告诉你,你的孩子不必去上幼稚园的,甚至不必上小学——不过在德国,不可以这样说。

 

好,教育从什么时候开始?从可以开始的时候就要开始。什么时候是开始的时候?从他可以接受教育的时候就要开始。那么什么时候可以接受教育?这意见可能就不一样了。请各位说说看,现在让你想想,什么时候能开始接受教育?有人回答胎教,喔,你们能够从国内出来到这里,都是社会的佼佼者啊,我演讲从来没有遇到听众这么整齐一致地说胎教的。不过,现在说胎教的人都没有良心。你有没有从胎教开始?有人说我有,我知道要从胎教开始,所以我有做胎教,好,了不起!不管你做得对不对、做得好不好,你有做,了不起。有人说我没有,说我知道,但我故意不做。你怎么样?你没良心嘛!所以我说了,我的演讲,大家一定不会反对的,因为我说的,大家都知道。但是说胎教你还是要想一想,不要道听途说,要知道为什么做胎教。中国古人做胎教有他的道理,现在我们不信中国人了,但西方人也有胎教的观念,虽然还没有形成,但是西方有一些科学尝试,已经提醒我们做胎教了。所以中国人我不讲了,我讲西方的,因为西方比较可靠、比较打动人心嘛。好,西方从什么地方开始讲呢?从胎儿脑神经发展开始讲。什么叫脑神经发展?人有脑神经细胞,据说啊——是他们研究的,我们不知道,但是我们相信权威,宁可信其有,你不信也没有什么好处——我们有一百四十亿个脑神经细胞,很多了,那这一百四十亿个脑神经细胞必须接受世界的刺激,受外界刺激,脑神经细胞才能够发展。而脑神经细胞与细胞之间,必须有连接,这连接的东西叫作树突。脑神经要长树突,两个树突接触,那么这两个脑神经就会沟通,这两个脑神经就活了。假如没有刺激呢,就没有发展,没有发展,我们的机体会把它淘汰,它就少了,所以并不是一百四十亿个脑神经细胞都会发展,都能存活。

 

那我们现在就要想了,要让脑神经多一点,就要多一点新的刺激让它多活,它要活呢,不只是这样活,它还要多长树突。树突可以长一根、两根,三根、四根,也可以长一百根、一千根、一万根。你越刺激它,刺激越丰富,树突就可以长得越多,那么长一根树突和长一万根树突的孩子,他们一辈子的聪明,就相差一万倍。也就是说,脑神经丰富的人,他思考力非常厉害,脑神经发展少的人呢,他想老半天,还不如人家想一秒钟。这是可以用数据证明给你看的。聪明不是天生的,天生的那叫遗传,遗传可能有影响,但是大部分靠环境。你说人家医生孩子都比较聪明,野外的孩子都比较不聪明,那是因为野外的孩子没有接受大量的有用的刺激嘛,医生的家里信息太多了,不然,医生的孩子让他住到野外,让他过过野外的生活,乡下的孩子让他住在城市里面,给他一个医生的家庭环境,结果就相反了。中国教育有一个问题,叫城乡差距,美国也有一个差距,叫黑白差距——虽然现在黑人出头了,但是只有一个人出头了也没有用啊。但这不是不能解决的问题,中国的农村教育问题,用我的方法教,将来农村个个是天才,信不信由你。我现在就要准备,只要有一点资源,有一点经济的资源或者有一点人才的资源,我们现在要让志愿者去农村,用我的方法教孩子十年,这类孩子一放出来到都市,他要超越都市的孩子。怎么超越都市的孩子?因为他比别人聪明一万倍嘛!各位,西方人已经研究出来了,西方人已经告诉我们了,从胎儿开始,脑神经系统就在发展了,所以从胎儿就要教。假如是三岁才开始发展,那三岁再教还来得及,但是到三岁,人的聪明就定了一大半了,所以教育不是从三岁开始,要从最先的时候开始。

 

胎儿的脑神经细胞刚形成,他是100%开放的,你能够进入多少就进入多少,他生机旺盛,蓬勃发展。我们的脑细胞的发展,就好像水泥一样,刚泡好的时候是软软的,你怎么捏,什么形状都可以,刻什么痕迹它都留着,等到越放越硬,硬到像地板一样,完了,你打也打不动了,到那时候再紧张啊,来不及了。这是所有的人都知道的,我们的教育学者,每一个人都知道,却就是不做。哪一个国家先实施早期教育,哪一个国家三十年之后就要领导世界,就这么简单。现在中国不是想要领导世界吗?其实我们不要贪心做领导,我们把自己的子弟教好,这是我们的基本责任。把子弟教好,自然能够领导世界,你没有把孩子教好,想要去领导世界,也不可能。而且胎儿是很好教的,他是100%的机会开放,你教什么就是什么,教多少就是多少,100%。还有,他又不会跑来跑去,等到孩子跑来跑去,要教就难了,所以一定要从胎儿时期就开始教。

 

怎么教呢?用信息刺激。我们先看信息怎么样进入到生命的。人类接受世界信息的管道只有五种——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,而在胎儿只有一种,胎儿就只有耳朵在接收环境的信息,胎儿只听到世界的声音,没有看到世界的光,没有尝到世界的味道,没有呼吸到世界的空气,没有接受到外界的皮肤刺激,所以胎儿最好教。西方的胎儿医学也告诉我们,胎儿的脑神经首先发展听觉神经系统,所以“声音”就是我们给胎儿的教材。

 

那么声音的内容是什么呢?我们就要想一想了。有两点要注意:第一个叫“丰富”。丰富的内容,刺激脑神经发展,多发展一万根,就比别人聪明一万倍,将来学什么像什么,家里都不用教,他好学不倦,因为他的脑神经需要嘛,他饥渴嘛!脑神经只有两根,你塞一点他就塞车了,塞车他就不动了,就厌学了,所以孩子不聪明,他是很可怜的,他不是故意不学,他是学不进去,因为他脑神经就只有两根。两根谁造成的?你父母造成的嘛。所以父母以后不要再责备孩子了,你怎么这么笨,我以后教孩子这么回答:我是谁生的你知道吗?你把我生这么笨,不是你遗传生得我这么笨,是你根本没有给我教育,让我自生自灭!你说,我们人类的环境都有声音啊。但是这个声音不够。王莽要篡夺汉朝,他怎么篡夺?他想了一个办法,因为他是外戚嘛,是皇上外公的亲戚,他在后宫中有势力。皇后生了孩子,他就告诉宫里,禁止所有宫女跟这个孩子讲话,你要让他吃饭,就把饭端过来,不可以说太子吃饭了,不可以讲这句话,讲一句话让我知道了就杀掉。所以太子就生长在没有声音的环境,于是就被人篡位了。各位啊,难道皇帝的孩子没有一个有好遗传吗?这都是父母造成的。不要再骂孩子笨了,骂自己吧。

 

第二点,“优雅”。优雅是西方人用科学研究不出来的,因为科学不负责优雅,科学只负责数据,脑神经的发展数量可以用数据表现,优雅不能用数据表现,所以不要只相信西方。“丰富”与“优雅”,是选择声音信息的两个要点。中国古人比较注重优雅,对于丰富不丰富比较不注意,所以中国的古琴优雅但是不是很丰富——不过也相当丰富了,至少比流行歌丰富嘛——因为中国有另外一种想法,认为人格的素质比大脑的聪明更重要。但“丰富”与“优雅”,如果同时可以做到,我们又为什么不做到呢?所以丰富加优雅的声音,就是你培养天才的声音。任何一个孩子都是天才,他只要一百四十亿个脑神经细胞都良好地发展,那就是天才中的天才。有些心理学家告诉我们,人类的脑神经发展3%的,是普通人,这很容易达到啊,发展5%就是天才,像牛顿、爱因斯坦。你要发展5%,还不简单吗?所有的孩子都是天才,只要你的方法对。日本的铃木镇一,那个教育家,他说任何人都是天才,哪一个孩子如果不是天才,那是很特别的。一般人就反对他说,你讲错了,大部分孩子都不是天才,哪一个孩子是天才,那才是很特别的。铃木先生说,本来这些孩子都是天才,但是被庸俗的父母用庸俗的手段教他几年,就庸俗了,就变成庸才了;如果父母还没有能力把孩子教成庸才,因为要把一个天才教成庸才需要很努力地压他,如果父母还没有能力压下去,他还是天才,再送进学校让老师教,就变成庸才。现在世界上所有的父母跟老师都想尽办法教导我们的孩子变成庸才。

 

你有用丰富加优雅的声音培养你的孩子吗?如果没有,从明天开始就要了。丰富加优雅的声音在哪里?我要问一问,你如果知道就好了,你如果不知道,我可以说一说——这不是一定的,是建议。第一个,音乐,好的音乐,天才的音乐,此曲只应天上有的音乐。天才的音乐家,是上帝在他心灵里面发出声音,像莫扎特,莫扎特不叫天才吗?莫扎特有在做音乐吗?这个音乐不是莫扎特做的,是上帝做的。他不是自己做音乐,是老天在他心里做音乐,他把音符记录下来,这样的人叫天才。所以天才是几百年出一个的,那种人是从老天那里下来的,我们的孩子也是从老天那里下来的,要培养他成天才,你就用天才的东西来教他,不要用蠢才的东西教他。这种音乐,是大家公认的,叫作经典之作,而且流传千古。这是第一种可以让孩子听的声音。当然孩子在你的怀里,也听到一些汽车喇叭杂七杂八的,好的坏的都有,但是只要你用心的地方就是好的。加多好的,至少让3%变成5%嘛,变成10%那就不得了了,你一辈子就不要教了嘛。

 

第二种,人类的语言。你说,人类的语言我们已经天天在讲了。但普通的语言没有什么意义,我说的这个语言呢,是丰富又优雅的语言,是非常高雅的语言,又丰富又优雅,这种语言叫作诵读,而诵读的是具备非常高深意义的经典,就是经典朗读。谁读?父母亲读当然最好,但父母亲读久了会口干舌燥,所以用播放器来读。音乐也不用你来演奏,我们用播放器。现在科技发达,是最好教天才的时代,家里有人怀孕,或说你的朋友有人怀孕,请你劝他,家里准备两架播放器,一架播古典音乐,一架播经典诵读。以前家里放的碟片是那些比较粗俗的音乐,这是我们喜欢的,但这些收起来放着,先换成古典音乐和经典诵读。东西收起来不要丢掉,因为这个是花钱买的,等到孩子长大了我们再拿出来听,因为我们反正没救了。但是孩子千万不要听那些,同样五分钟,音乐如果很粗浅、很浮躁,甚至有污染、暴力的或是萎靡不振的,就是不知道在念什么那种,听这些流行歌,就是把孩子放在垃圾堆里面,他将来就变成垃圾人,不是天才。大音乐家作出来的曲是那样地和谐,人家交响乐是几十上百个人在这里演奏,人家是一辈子在练习,你不听这个,至少让你的孩子听,培养他的人品和天才。

 

每天早上,用两秒钟时间教天才,按一个play,让播放器播二十四个小时,因为你睡觉胎儿不睡觉,他可以二十四小时听。胎儿是神,他真地很神,我们不知道他的生命为什么这么伟大,千万不要再看不起胎儿了,而且不要问,胎儿你懂不懂贝多芬啊?懂吗,懂吗?你不要现在问这个问题嘛。说胎儿你懂不懂经典,“子曰子曰”,什么是“子曰”你讲给我听。有这么笨的父母亲吗,就这么笨。你虽然没有这么笨,你的心里就这么笨,你接受五四以来的影响,所以这个要彻底去除,你要把孩子当做孩子看,要把天才当做天才看,他能用什么教就用什么教,你不要再问别的了。他能听你就给他听,你不要问他懂不懂,问懂不懂就完了,就成了用教法来妨碍时机,用教法来妨碍教材。你不要用“你懂吗”这个教法,不要教他懂,不是,教法很简单,他能听就给他听,用丰富跟优雅的声音做教材。那怎么教?放给他听就好了,一天二十四小时,一个星期七天,等于一百六十八小时,让这每一段经典诵读,每一个小时的曲子听一百六十八遍。音乐刚才说过了,经典的诵读,如果你不知道从哪里下手,我劝你先选《论语》。《论语》读一遍最多是一个半小时,我们当作两个小时好了,两个小时分成两半,一半一个小时,你让他上半部听一百六十八遍,再换另外一半,再播一百六十八遍。整部《论语》,一万两千字的《论语》,两个星期就能听一百六十八遍。将来出生以后,他稍微心情不愉快的时候,一念《论语》他就笑了;等到一岁多会讲话的时候,还没有叫爸爸妈妈,就叫“子曰子曰”,这不得了啊。两周完成《论语》教育。《老子》呢,一小时就好了,一周完成整部《老子》五千字的教育。《大学》《中庸》加起来一共六千字,也是一周。然后再听《孟子》。《论语》、《孟子》、《大学》、《中庸》、《老子》都听一百六十八遍,只不过几个星期。各位啊,你的孩子在肚子里四十个星期啊,可以听多少东西?再接下来听什么?听《易经》、听《诗经》、听《庄子》,听古文、唐诗、宋词,这四十个星期,将这些东西各听一百六十八遍,整个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文化,就在他心灵中了。这叫作给他文化的故乡,这就是改善他。如果他有上辈子,改善他上辈子的阿赖耶识,直接把文化输入到他的潜意识里面;假如有人说他上辈子做了坏事,就在这十个月把它清洗掉:假如他一生下来是愚笨的,就用这十个月把他变成天才。任何人都可以变成天才,这十个月就代表生物在地球上几十亿年的发展,因为生物从单细胞发展到人需要几十亿年,我们的孩子从单细胞发展到人,十个月。所以十个月代表几十亿年,你这个时候不教,你什么时候教?古人说,“书到今生读已迟”,你读书是前一辈子读来的,前一辈子就读了。“书到今生读已迟”,到这辈子读,你就慢了。

 

出生以后的教育

 

我们不讲宗教信仰,我也没有宗教信仰,我只是借用“前一辈子”这个词,来说明胎儿良好发展,100%的脑神经的发展。胎儿的听觉是二十四小时三百六十度开放的,他有这种良好的吸收能力,而且他吸收不仅是全盘吸收,世界上任何的信息一进来他就生长脑神经系统,就留下印象,而且所留的印象留到很深的地方,深到潜意识。什么叫潜意识?西方的心理学家说,人类的心理活动,分意识、下意识、潜意识,越下面的比重越大,但是我们的生命,大概两三岁就开始关闭潜意识,关闭到十三岁就关闭完了,所以我们一辈子都用一个意识的大脑在活动。你的生命的整个大能力都在潜意识那边,结果我们没有好好在那里留下东西,于是就没有很丰富的资源,来支持我们这个意识的活动,我们就现买现卖,这个人一辈子就过着空头的生命,叫作满肚子草包。现在我们要让他满肚子学问,什么学问?丰富优雅的学问。在什么时候教?在他可以吸收进去的时候就教。现在你有了意识,东西进不去潜意识了,你所有的活动,都只有在意识里活动,就是头脑的新皮质,你很深刻的那个旧皮质的地方已经进不去了……各位啊,没有办法了,这一辈子完了。

 

当然了,没有这么严重,老天还是给我们机会,出生以后零岁到三岁,就是出生到三岁,人类脑神经发展70%-80%,所以要让你的小孩子聪明,在三岁之内做完。刚才说了,水泥刚搅拌,赶快捏,这时候不是很方便捏吗?只要你用对教材。方法呢?方法就这么简单啊,能够听就给他听,出生以后,能够看了,就要给他看。看什么?三岁之内,看尽世界名画——我不是说看尽卡通那个巧虎喔,我不要叫你看那个,那个看了小孩子会笨一辈子,因为那是笨东西。为什么是笨东西?它太简单嘛。你说,我们小孩子就喜欢那个啊,那你不就把他教坏了吗。所以他能看就给他看,看天才的作品,世界名画,世界有名的雕塑、建筑、舞蹈、戏剧……德国的古典建筑都不错,你就带孩子多去看啊。中国被“文化大革命”破坏掉那么一些好的东西,是非常可惜的,所以我喜欢到这里看看,看到这里房子都还搞得有点古风,我就很高兴,所以来德国还是比较聪明。世界有名的名画、建筑、舞蹈、戏剧,三岁之内全部看完。但是注意喔,你不要问他,孩子啊,你看得懂《天鹅湖》吗?看得懂平剧、昆曲吗?你不要问这个问题。他懂不懂是另外一回事,他懂不是你的懂,他懂另外的懂,他把那些非常美丽的颜色、非常好的舞蹈跟歌声,全部输入他的下意识、潜意识里面,作为一辈子美感的基础,他将来就能够和天才起共鸣。等到他那个“懂”啊,用意识大脑在学习的时候,再学就来不及了。

 

所以为什么音乐天才出现在维也纳?因为维也纳的孩子从小就听到正确的声音、好的旋律。以前只有维也纳能培养出音乐天才,现在家家户户都可以,这很简单啊,只要一台播放器,一个“play”,但你就不做,不做,有什么用呢?你回去中国大陆看看,大街小巷,那真的是人间地狱。我们现在每个地方都可以变维也纳的,但政府就是不管,而且没有教育家在提倡。所以听到的人赶快做,自己家里先做,别人的孩子先不要管。

 

三岁就可以看,就可以开始眼睛的教育。如果三岁来不及,三岁到六岁,脑神经系统还可以成长20%,还可以努力;六岁以后已经成长90%,六岁到十三岁,只剩10%的成长空间了。你说我的孩子现在国小了,怎么办?你不要烦恼,以前他已经成长3%了,现在再成长10%,就是13%,是三个天才,所以小学还有救。但是到了十三岁以后,大概就成长了99.5%,一辈子的聪明,到十三岁就定了——这定了不是说一辈子的考试成绩,不是,是他的聪明程度,他的脑神经的建构的完成度。所以十三岁之前要一直给他培养聪明,老天不给他聪明,我们就用教育的方法给他聪明,这样还是天才;老天让他聪明,我们用教育的方法使他更聪明、更天才。假如你十三岁前给他培养出来天才的聪明,他就一辈子聪明,他不可能再笨,那如果十三岁以前没有培养起来,让他自生自灭,他没有聪明起来呢,那就一辈子不可能再聪明。不可能聪明不是不能成功,不是,还可以成功,他要用五倍到十倍的努力,人家一天工作十个小时,他得工作得更多他才能够成功。

各位,我们都劝孩子:孩子啊,你要努力,你比别人笨,所以你要勤能补抽。这个家长何等狠心啊,这样好像说,孩子啊,我故意把你培养成那么笨,要来磨练你。有多少人可以接受磨练,我问你?你可以磨练一年两年,可以磨练十年二十年吗?所以最后都放弃了,尤其现在的社会,最容易放弃。等到孩子放弃了,他不想学了,他一学习就头痛,你打他骂他,也催促不了他,最后你也累了,因为你也会恼嘛。为什么人间这么多的痛苦,为什么我们家长管孩子这么尽心尽力,还是管得非常无奈?活该!因为你的孩子不够聪明,没有办法嘛,这些东西要靠很高明的脑神经去运作,而你的电脑还是286啊!286你们不知道?因为你们都还年轻,286是我们那个年代的老电脑,这电脑的记忆体不够,运作的中心也不够,有什么办法跑高明的程式呢?所以赶快建构一个健全的头脑。

 

还有,我还没有说呢,赶快建构一个自我负责的、光明的,而且非常优雅的、平正的性情,那就更难了。要怎么做你知道吗?你就用优雅的东西给他听,天天让他听“子曰”、“孟子曰”、“老子曰”,听《诗经》:“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”。你不要天天给他听这个:“砰砰砰,请开门,你是谁,李小梅,你怎么回来的,坐船回来的,坐的是什么船,坐的是汽船,为什么不坐帆船,帆船慢,汽船快……”天天念这个,你会优雅吗?你现在回去看你孩子的中文课本,你念念看,这可以让一个人优雅吗?如果不行,不要教这些东西了,你在害人。信不信由你!反正我们这么笨,我们再笨一点没关系,我们都被教坏了。我们为什么从小不读“子日”?读“子曰”有妨碍到我们的“砰砰砰请开门”吗?这叫莫名其妙,所以十三岁之前要赶快教。

 

刚才说的音乐、美术教育,如果三岁以前来不及做,把握六岁以前,六岁来不及,六岁到十三岁,你要赶快做、整天做;假如他已经到一二十岁,在读书了,你就放音乐做背景。如果家长做的是非常精致的工作,嫌音乐吵,可以开小声一点无所谓,就是开的声音不要太大,可以开到小到几乎听不到。你说听不到有什么用?有用,因为他是神明。所以你有做就好,你有这个心就好。那这样做……久而久之就有效。有的人听到这里,他立刻会想到,我们在德国怎么办?我告诉你,准备三架播放器,这一架放古典音乐,这一架放《论语》、《孟子》、《大学》、《中庸》,还有一架放什么呢?放德文经典。放用德语读的文史哲的书,不要用德语读那个通俗小说,因为这不需要读的。放三架播放器,那三架播放器不要摆成一排,也不要太紧张,把它们绑在肚子上,也不需要,就把它们放在不同的地方,让他常常听到播放器里的声音。有人比较认真,非得要个中央系统,每个房间都有两个到三个音箱,你说声音那么多,他会不会发疯?他不会发疯,你先发疯。你不注意就不会发疯,你要把它当作是一个生活上的声音。你听到外面的车子的声音吗?听到风声、雨声吗?这些声音也是一种声音啊,依照科学家的分析,人类的耳朵随时都听到一千种声音,只是有的你意识到了,有的你没意识到。我们的孩子,他是无意识的,胎儿无意识,婴儿没有什么意识,三岁到六岁意识很少,所以这时候正是全盘输入的时候,要灌输。你说怎么可以灌输?培养天才的东西为什么不能灌输?所以你的孩子要读好德语,非常简单,从小就不要读德语了,德语到处都可以听到。有的家长烦恼,我的孩子德语不如人家怎么办?我告诉你,以环境为师,如果你是从大陆来,孩子已经六岁、八岁了,进到学校里面,半年一年就会讲德语。现在你的孩子都还没有上幼稚园,就烦恼他德语为什么还讲不好,你叫他发展这个做什么呢?他将来一定可以讲得好。在外国旅居的华侨,有一项一定占便宜,就是外语环境,他的外语一定好。何况德语跟英语很相近,而现代社会又注重英语,所以一个中国孩子要德语、英语好很简单,先要中文好。中文好,德语、英语就会好,德语、英语能好到什么程度呢?不是跟一般的德国孩子能够谈话,不是,是比德国的孩子,比德国的学者还要好,这样才尽了我们中华民族的本分。要让我们的孩子德文比德国人好,怎么教?很简单,我们用经典。一天到晚让他听德文的经典诵读,听一百六十八遍,将来一学到德文,他有敏感度,他的敏感度比德国的孩子还要好。所以我们读经的教育,就是古典音乐、《论语》跟莎士比亚一英国的,我们听英文,听英文经典,不听“How are you”,因为他不需要听;我们用最高度的语文来教高度的语文,高度的语文会了,低度的语文就会。只要你会读《论语》,没有不会读白话文报纸的;只要你把四书五经、老庄、唐诗宋词熟悉了,没有不会写白话文的。白话文要好,怎么好?很简单,不必学。要学语文就从经典开始,学白话文就完了,因为它是粗浅的语文,从环境中自然就可以学会。

 

那从什么时候开始学语文?胎儿到差不多一岁,那时候就是听,到一岁以后,就能够念,念就是开发他的语言,顺便训练发音的能力。一个孩子提早会发音,提早会讲话,提早会把整个字段连起来,这个孩子就提早开发聪明。人类的脑神经,首先是靠听觉刺激发展,后来是靠视觉发展,再后来靠口舌发展,最后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五感齐用。身体的刺激我们比较不需要特别安排,因为你常常抱他,常常亲他摸他,这就叫身体教育;他自己常常走来走去、撞来撞去,这就叫身体的教育;至于鼻子,也是不要训练的,因为他一直在空气中自然呼吸。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,最重要的是耳朵,其次是眼晴,耳朵最先发展,眼睛第二发展。而耳朵跟眼晴最锐利,因为耳朵二十四小时三百六十度开放,完全吸收;眼睛一看出去,一秒钟就可以吸收几千万种颜色,所以不要在墙上只挂卡通画,你在墙上挂卡通画,你以为孩子喜欢,是你喜欢不是他喜欢,那些卡通画把眼睛都看笨了!要挂毕卡索,因为变化万千。不要让他一天到晚只看卡通,要带他去看平剧,要看天鹅湖的舞蹈,他就聪明,你不要问他说,那个关公在唱什么?你不要问这个嘛,关公很漂亮啊,红的脸、黑的胡须,然后黄的花冠、绿的战袍,拿着红的马鞭,这一亮相,哇,漂亮!这个孩子留下深刻的印象,他将来就知道什么叫作美,看那个卡通,哪一个人是美的,我问你?为什么莫名其妙?读经的孩子不会喜欢看卡通的,你天天用卡通来训练他,训练他三年,他一辈子就喜欢卡通,而且只会看卡通,不就完了吗?一个孩子怎么会自己选择卡通呢?是你选择给他的。

 

到了一岁以后,舌头会动了,就要训练他的舌头。训练他的舌头我们都说,来,小宝宝,讲讲话,叫爸爸,叫妈妈,这样也可以训练舌头。但是我告诉你,这些话是不必教的,你要教他读经,不是教他讲日常的话,日常的话他自己在环境中就学会讲了。教他读经,怎么读?你说我又不是老师。你不必是老师,也不必有学问,你现在教他读经,教他念,只要看着书,书上有拼音,你只要说“小朋友跟我念”六个字,就能当老师了。你说“子曰”,你勇敢地念啊,你不要说“小老鼠,上灯台,偷油吃,下不来”、“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”,你教这个干什么?这叫莫名其妙!两只老虎他平常就会了,你何必要教呢?你教这个,对他一辈子有什么用呢?“子曰:学而时习之”不是用一辈子,用八辈子。而且“学而时习之”这五个字,他只要常常听,即使他先会讲“时习之”,或先“时习”,或先“之”,或先“之”再“学”,再“时习之”……但是“学而时习之”一直听,一直听,再过几个月,也会“学而时习之”,所有的话都会讲了,他就提早聪明。所以不要只教《三字经》,有的人听到读经,就先教他《三字经》,也不错,总比中文课本好,但是不够。你现在教他念,一开始就要念最高明的经典,以前听过的呢,现在念得更快,以前没有听过的,从现在开始。任何人都可以从今天开始,只要你懂得这道理。你说我的孩子都已经长大了,那我不是要后悔,要跳楼吗?我告诉你还有一个补救方法——大不了再生一个。

 

一岁以后就给他念,一有空就给他念,没有空教他的时候呢?就给他听嘛,还是继续听嘛!总之,一天到晚在经典的语言环境里面,这不会浪费你的时间。还有,你带着他念,你自己以前没有念过《论语》,现在就念一念,赎赎罪嘛,一个中国人没有念过《论语》,是有罪过的,圣人的书竟然不念,而且一万两千字,两个小时就可以念完,竟然一辈子没有念过,所以当作赎罪。你教孩子,孩子进步,你也进步。到两岁半的时候,就可以读。什么叫读?看着书读。你把他放在膝盖上,你说“小朋友跟我念”,念的时候,你一边指着字:“《论语》,学而第一,子曰:学而时习之……”,他就会跟着你的手指看,一边看一边念;“……不亦说乎?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?人不知而不愠,不亦君子乎?”这样把一段念完。然后再一遍:“子日:”他可能跟你念两分钟就不念了,念五遍就不念了,没关系、你可以说,你去那里玩,我念给你听:“子曰:学而时习之……”、要不然你就按播放器,他一边玩一边也在听,你不要怕他能跑到哪里去,他在你如来掌心里面。他在玩啊,那会不会妨碍他玩呢?不会。因为孩子的注意力不集中,他正是无所注意而随时注意的时段,所以不注意就是全部注意。

 

你要知道这个问题哦,你不要轻视孩子哦,孩子不用注意就已经在学习了,这是他最优良的学习时段,因为他只有吸收、吸收,他是全盘吸收。我们大人的吸收呢,是有一个孔道吸收,其他的都吸收不进来,所以我们大人是“用”的时候,不是“收藏”的时候,他现在是收藏的时候,十三岁之前就是我们人类生命要收藏的时候。

 

现在有一些家长,天天烦恼孩子注意力不足,用一些花哨的玩具和声音想吸引孩子的注意力,告诉你,你越早训练注意力,这个孩子越早完蛋。注意力是十三岁以后,我们人类吸收的大能力丧失以后,我们才要用注意力来学习。“意”就是意识,我们大人已经开始用意识活动了,所以要意识集中才能学习。孩子是下意识、潜意识的,那么广大的空间,一直容纳、一直容纳,他不必了解、不必用,所以他只有吸收,吸收是不要注意力的。大人已经丧失了这种完全吸收的能力,已经要了解了、要用了,才要注意。孩子能力很强,他认字的时候,只要随便看过,就是瞄一下子,他会有印象,再瞄两下他就记得,就这么厉害。所以不用一直说你给我注意、给我注意。有些人说,我的孩子不喜欢听“子曰子曰”,他一听到“子曰”就要关掉,我一放儿歌他就很喜欢。我就问他,你放儿歌的时候有没有叫你孩子注意听?没有啊,我就放给他玩啊。哦,那你放“子曰”的时候怎么办?孩子你要坐好,注意听,我现在放“子曰”喽。这叫莫名其妙!他不懂孩子的能力,他错用了方法,他以为注意才是好的,他以为理解才是对的,这是大人已经没救的学习方法!大人已经要应付世界了,孩子不要应付世界,他只要吸收,所以一定要面对时机,用不同的方法,才可以用不同的教材。

 

如何教认字?

 

好了,你就教他读,你就指给他看,有人用大字报也可以,不用大字报也无所谓。一个两岁半的孩子开始读经,就渐渐地会认字,怎么认字呢?不是由我们的教育部请学者来研究,这个几岁的孩子认几个字,不是这样子的,那些都是死板的、笨的、呆的、违反人性的、莫名其妙的教育。一个孩子认字是随机认的,只要看得多就认得到,你不要管他先认哪个字,后认哪个字,只要多看他就认得了。很奇怪,怎么认得的?我们也不知道,但是每一个人都知道他会认字。要不然我说一个例子,比如说你今天教他,孩子你坐在这里,我指字给你看,“子曰:学而时习之”,读了四五遍他跑走了,没关系,我们继续读。等一下再叫他看,看个四五遍,一天把这一章读个二三十遍、五六十遍,“子曰:学而时习之,不亦说乎?”接着第二天教他“子曰:巧言令色,鲜矣仁。”这一章又念五六十遍。第三天教他“子曰:道千乘之国,敬事而信……”第四天教他“子曰:弟子入则孝出则悌……”第五天教他“子曰:君子不重则不威……”这样每天都教他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,每一章都教五六十遍,五天之后,一个两岁半的孩子最少会认两个字,哪两个字?“子曰”!这个移民德国的中国人都了不得,都很聪明,你要知道,我们祖国的孩子正在水深火热之中,没有人知道他可以认“子曰”,都说他只能认“爸爸、妈妈、苹果、花草、小狗”,没有人知道他可以认“子曰”。

 

为什么我们的孩子就要从猫跟狗开始认起,我问你?为什么不能从“子曰:学而时习之”来学?你说很难。他这样看有难吗?我们人类眼睛0.001秒钟就把眼前所有的景象都吸收进来,这个学会那么复杂吗?这个叫作莫名其妙!所以两岁半就给他读,读着读着,你不要问他认几个字,你不要管他,他渐渐地就认得,而且有些字认错了没关系,反正就糊里糊涂地认。照我的经验啊,一天如果能够教一个小时,一个小时也就大概看个二十分钟啊,看书的时间,也就是二十分钟。两岁半大概教到三岁,他就可以认得两千五百个汉字,就是汉字大部分认完了。认完足够阅读的汉字要多久?半年!所有的古人都是教半年,他就会背《三字经》、《千字文》、《百家姓》这些启蒙书,六个月。我们现在要教多久?六年!你说你比较聪明还是古人比较聪明?就是因为我们教育的理论错误。

 

不过我只是说他会读书、认字,我没有说他会写字,没有说他会造句。一个人的学习,是先认字,等到六岁以上才慢慢会写字。再说用字,那是更后面的事。因为一个字意思很多,他要慢慢地了解这个字的意思,而且有一辈子去了解,造句要造得好也是一辈子的事。我们现在小学一年级教孩子认字,怎么教你知道吗?小朋友今天学的这个“猫”,你要给我知道这个“猫”字的音,这个“猫”字是怎么写,什么偏旁,几画,然后这个字是什么意思,就是那个猫,“猫”字你要怎么造句,猫耳朵、躲猫猫……就这样,这样叫莫名奇妙。曾有个妈妈很生气来告诉我,说他们孩子这次考试考得不好,其中有一个造词,用“浪”造我词,全班没有人答对这一题,他这个孩子造的叫作“流浪”,那么有的孩子造“浪花”,甚至有的孩子造“冲浪”,有的更好笑,“浪荡”,通通不对,因为老师的标准答案叫作“浪费”。你不要笑那么大声,就是这样,你的孩子都是差不多这样被害的,真的是浪费。

 

所以先认字,不要急着写字,不要造词,不要造句,先认字。认了字,马上有一个效果——阅读。怎么读?所有的白话文,接近讲话的都可以读,而且读越多他汉语的能力越好。我们这里如果没有环境给他学很多汉语,他阅读以后,也能学汉语,他的知识量越来越多,词汇也越来越多,所以汉语几乎不用教,你也不用烦恼。还有,阅读你不用教,因为他喜欢阅读,一个孩子开始阅读以后,他有那种好奇心,他一直想读书、一直想读书。孩子不想读书,是没有能力读书,因为什么?文字看不懂。为什么看不懂?不是不会造词、不会造句,是连认字都认不得。为什么认不得?因为老师说,你要先会写,我才给你认,你要给我造词、造句,才给你认……天下有这么无聊的事情吗?就这么无聊。所以我痛恨胡适之、五四运动,国民党这样做,然后国民党被打败了,照常这样做,这叫莫名其妙。现在我们流浪到德国……不是流浪,移民到德国,不好意思啊。你们移民到德国,还是这么笨,有能力移民到德国应该聪明一点啊,但很多人还是莫名其妙这样教。我们要组织一个团,回国去考察教育,不必去考察了,失败的东西你还要考察吗?你想考察他怎么失败的?好了,依照我的经验,如果六个月还不行,一年保证可以,假如你从今天开始让你孩子读《论语》,一章一章地读,读它个五六十遍,最好读一百遍,然后再复习,再复习,复习个一两百遍,保证在一年之内把《论语》背完。背完《论语》,我可以这么说,一万两千字,我给你算过了,一天五十个字——我在国内推广是一天一百个字,现在因为德国孩子比较笨……用词不当,我现在是头脑比较糊涂,常常讲错话这样。不是比较笨,比较没有时间——国外的孩子时间比较少,你有时间你就多教一点。如果听我的话,每天至少读经一个小时,可以读一百个字,一百个字念一百遍,然后给他一百分。什么意思?会背的,一百分,不会背的,他已经尽力了,所以不会背也给他一百分。每一天一百个字,教了两个礼拜、一个月之后,诶,他进步了。有些家长不能够等两个礼拜,他天天说,为什么你比别人笨,人家的阿猫会了,你这个阿狗怎么不会?不要这样子,他不会背,你要尽力教他,一百遍,每一个字都教一百遍,五十个字也教一百遍,三十个字也教一百遍,我设定德国孩子的标准,一天平均五十个字啊。那小朋友坐不住,很难教他一百遍,很难教他一个小时,怎么办?我刚才不是讲过了吗,你念给他听也算嘛。一天五十个字,念一百遍——你念一遍他念一遍算两遍——这样五十个字念一百遍,很容易的,快的二三十分钟就念完了,因为你念得比较慢,所以给你算一个小时。

 

然后第二天,再五十个字,乘以一百遍。前面的字先复习,第一天的五十个字先念三遍、五遍、二十遍,然后后面的五十个字再念五遍,然后第三天,前面的一百个字念个三遍、五遍、五十遍,然后第四天、第五天,到了第五天,这个最先的五十个字就不要再念了,因为他听了几百遍,已经会背了。只是呢,久而久之还是会忘,所以等到你教到了差不多一千两千个字的时候,从头复习一下,把一两千个字连起来背。一直这样反复反复,到最后可以把整本《论语》一万两千字,从头背到尾。一定要下这个功夫,这一辈子一定要做这个功夫,只要做这个功夫做完了,这一辈子经、史、子、集你就会读了,中文没不好的,汉语没有讲不好的。假如不做这个功夫呢,一辈子就只能够守着九十年的白话文。信不信由你!如果你要让他更好,你再用这个方法读《大学》、《中庸》,六千字;再读《老子》,五千字;再读《孟子》,三万五千字;再读《易经》,两万四千字;再读《诗经》,三万字……当然,这个是培养大人才,如果你不要培养大人才,你最少背一部《论语》,你不要嫌烦,不要嫌多,一天五十个字,五十个字就好,不必贪多,但是如果有时间,可以背一百个字。

 

现在我们推广的这种方法,有的家长做了,他立刻知道,太厉害了,因为读经的孩子立刻有展现。什么展现?第一个,认字量大。三岁五岁、七岁八岁的孩子,识字量马上就超过同龄的孩子。一认识字就会想要读书,天天想读书,想到手不释卷、废寝忘食,家长就要采取另外的保护措施,把家里的书锁起来不让他看,要不然怕把眼睛看坏。各位,你把孩子培养成他天天想要看书,拜托给我看书好不好,你这个孩子培养成这样,你不是很高兴吗?你不再必说赶快给我读书,相反,世界是颠倒的。所以赶快让你的孩子认字,脱盲,看着书读经,然后呢,不要他看闲书,因为看书影响读经。现在很多家长都知道了,他孩子进步太快了,第一个聪明,再加上看书,更聪明,更聪明,就更喜欢看书。还有,读经一直读一直读,眼睛看、耳朵听、嘴巴念,让脑神经系统得到一个最好的协调。什么叫语言障碍?语言障碍就是脑神经不能协调。为什么统合不良?脑神经不协调。而所有脑神经的毛病都表现为不会讲话,所有的智能不足的孩子,都不会讲话,所有的会讲话的孩子,都不是智能不足。所以,讲话对人类是一个很重要的能力,代表脑神经非常丰富的发展,以及非常正确的协调。

 

我讲一个例子给你听,你要发一个音,你要动用哪些器官呢?丹田、横膈膜、肺部、气管、支气管、喉咙、声带、舌头、牙齿、嘴唇、鼻腔,全部加起来,发一个音“啊”、发一声“一”。那你讲话呢,读经呢?“子曰”,那个“子”要怎么念你知道吗?你要用多少力量才能发出一个“子”的音呢?至于“曰”,啊,那更难了,这是圆唇音。所以各位,语言的发展是训练一个孩子脑神经协调最好的一种教材、工具,老天把人类的语言发展设定在很早很早以前,在一岁就让你练习,练习到三岁,一辈子就会讲话了。假如在三岁之前就让他听两种、三种语言呢,一辈子会讲三种语言,而且都是反射反应。因为听到不同的声音,就要长不同的神经;要发不同的音,就要长不同的神经。等到十三岁,神经都长好了,你要是用自己的母语神经去操作人家的语言,你是发不标准的,很困难。我听说有人到二十几岁的时候,如果要学德语小舌音,要含着水在嘴里“咯噜咯噜”练习,我说德国人那么笨,德语要含着水来学习?哪一个德国家庭的孩子练过小舌震动的?所以,各位,用自己的母语神经去操作人家的语言,那是很困难的,费力多而收功少啊!

 

所以海外的华裔家庭啊,一定要跟孩子讲中文,他已经有外语的环境,外语一定会讲,会听就会讲。我再讲一遍,会听就会讲,听得正确就会讲得正确,听得不正确就讲得不正确。中国那么多省,每一个地方的人,都讲很正确的方言,所以成都人讲一口标准的成都普通话,因为所有成都人就讲那种普通话嘛,因为他讲不了北京普通话嘛,而一个在北京长大的人,去到成都,也不会讲成都普通话。德国人来学汉语,就发不了音嘛,不正确。我们中国的人像各位这么大,已经没救了,有了年纪才来这里学德语,你的德语发音已经不如你的孩子标准了,不是吗?各位,你不是有这个经验吗?为什么不把这个经验放在教育上呢?为什么不在十三岁之前,趁脑神经还在发展的时候给他发展多元的脑神经系统呢?而且脑神经现在还在发展,你为什么不给他一直听、一直念?听最正确的,念最大量的,使他最大量地成长,将来一辈子比别人幸福。因为他用十分之一百分之一的力气就可以学到人家的程度,他一下子就可以长进,他的生命是丰富的,而且所读的书都是圣贤之教,这个人生有多光明你知道吗?所以赶快给你孩子读这些东西啊。而且读的这个书,启发他的不只是快乐,是幸福。整天到晚看卡通,动来动去、跳来跳去,那样多动的孩子,他是不幸,你不要认为这样的孩子他快乐,他心里很空虚。我们现在全部教孩子空虚,肚子里面都是草包,长大一辈子不幸福。他不知道什么叫人生,不知道什么叫方向,不知道什么叫作天地之道,什么都没有,那样岂不是很可怜哎?我们都是这种人,没办法,因为我们都没有受教育。

 

所以赶快让他认字,用读经的方法教认字,认完字,就可以读中文课本。那些中文课本,会认字的孩子,一天就可以读一本,把一本读十遍,读十遍,就把它丢掉,明天再读一本,十二册的中文课本,十二天就读完了。你现在要花几天?10年!你聪明吗?你笨啊。而且就是你读完那十二本中文课本,你能够成为一个中国学者吗?不能。你背完《论语》、《孟子》,你可能可以成为中国学者。还有,你将来不想读语文,不想读文学,你可以用这个聪明去学数学,可以去研究科学,你可以去学音乐、可以去学美术,因为你聪明,而且你的人生有一个正确的方向。一切都培养起来了,你要什么有什么。

 

语文是教育的核心

 

各位,先把基本能力培养好,把中心能力培养好,这个中心有了,他外放,外放是第一层,他又阅读,阅读又聪明是第二层,学校功课他都会,所有的功课,包括数学。为什么读经可以让数学好?因为他聪明。不是学数学使人聪明,我们的教育错了,认为我们给他学数学可以培养聪明啊,不对,是聪明的人会掌握数学!会数学,就可以研究科学,你不想研究科学也可以,反正你聪明,什么都可以,所以功课就好。功课好了,以后还可以学才艺。才艺很多种,但如果你要学乐器,最好学古琴,因为你的小提琴拉不过德国人,德国人古琴学不过我们,你干嘛去拉小提琴啊?如果你只有一种能力,只想培养一种嗜好,就是弹弹中国的乐器,拉拉胡琴也可以。然后还有一点,体育。体育不一定要打篮球排球,去赛跑田径,你练练国术总是好嘛,练练瑜伽嘛,国术跟瑜伽是长寿的体育,那个打篮球跑步是短命的体育,信不信由你。而且,会练武术的人,要去打篮球也打得比较好,对不对?为什么我们一定要放弃自己的东西?我就搞不懂。

 

学会核心的,就会外围的,层层扩充,最重要是他心性稳定。学习的核心是语文,有了语文能力,其他就容易——不是其他就马上会,是很容易就扩充,因为学会高度的就可以运用低度的。那么语文怎么学?学高度的,低度的就会,所以不要再读白话文了。信不信由你,任何听我话的人——因为有人两三年前就知道了,就开始读经,不上中文学校,现在读了半年一年的经,《论语》会背了,中文学校的书一天就看完了。所以我们孔子学院要教外国人,最好不要教他《论语》,就教他小猫小狗,因为教《论语》他们会聪明嘛,他们马上认字嘛,他们将来就能读我们的孔子,他们就聪明了,就不能领导他们了。这是讲笑话,但也是真的。所以德国人要学中文,要学汉语,要学讲中国话,怎么讲,怎么学?《论语》拿来就读,就背,听播放器,跟着念,一直念,一直念,念《论语》。念《论语》不能让你会讲中国话,但是你很快就能学会讲话。为什么不走这条路?我就搞不懂。所以将来,我有机会的时候,一定要来德国开中文补习班,我就教他们读《论语》,我这一班的学生将来都很快成就,然后赚大钱。我不只开中文补习班,我来德国开德文补习班,来这里学德文的人,将来德文都很好,都有成就,因为我一教就教德文《圣经》,教德文经典,你就听一百遍,听完就会背。

 

你说那我在家里背,你在家里不会背,来到这里才会背,是啊,因为人就会偷懒嘛,所以现在我们汉堡要开读经班啦,而且以前的读经班是一个礼拜一次,现在鼓励我们这些人出来开,每天读经四个小时——假如还没有上学,在幼稚园里面,每天读经可以达到八个小时,已经上学的,下午回来,就在这里四个小时读经,半年就脱盲。半年啊,信不信由你!你要信就赶快参加,不参加无所谓,我也不是做广告。没有人肯为中华民族负责任,中国人已经丧失了思考的能力。所以我来这里讲,虽然好像都讲大话,其实你想一想,如果觉得有道理,就无大话,是大家共同的想法。那如果觉得对,赶快做,如果觉得不对,不要做,但是再过一年、两年、三年,你一定后悔终生。

 

如果孩子已经十三岁、十五岁了呢?也没有关系,死马当活马医。已经长大的孩子呢,不好教,但是也可以,你尽量劝导他:我们把《论语》读一百遍。怎么读?《论语》就这么多,一万两千字,你让他拿着书,有空就读,“《论语》,学而第一,子日:学而时习之…”你读十分钟,就读了二十页了,过十分钟再读。一页大约两百个字,十分钟读十页,这里只不过八十页,读一个多小时就读完了。读完一遍,在这边写一个“一”,再重新读,每天读一点,明天再读,再读;一天如果有很多时间,一天可以读三遍,读完两遍写个“=”,到第五遍写成一个“正”字。然后继续读,看什么时候读到一百遍。其实这样读很简单,那为什么以前不读?他以前不了解,我不了解这个,怎么读?告诉各位,不要了解,这里面没有注解,是最好的教材。为什么不要注解呢?你不读书,是因为你怕难,而注解都比原文还难,看注解没有一个可以读完的。所以你要很有志气,咬紧牙根,非常痛苦,自己残杀自己,你要勉强把《论语》读完。

 

我教你读经,读《论语》“子曰:学而时习之……”,通通是愉快的。读完一百遍,你就懂了一大半了,其实不要懂一大半,懂一句就好,懂一句就等于懂得孔子的生命。你只要懂一句“巧言令色,鲜矣仁”,这一句就可以做一辈子。你懂一句“见贤思齐焉,见不贤而内自省也”,这句话太好了!你懂一句“君子坦荡荡,小人长戚戚”,就问你自己,我是不是小人?这叫受用啊!而你的语文能力就在无形中增长。你只要把《论语》读一百遍,我就保证你喜欢读《古文观止》,为什么?太简单了,这叫作水涨船高,居高临下。你千万不要想了解哦,你自然会了解的,因为语文的理解是人的天性,只要你有够多的资讯,你就能够理解,我们的孩子理解比你更快,或者是说,他到了该理解的时候就能理解。他现在所背的《论语》,足够他理解一辈子,哪个年龄该理解到哪里,他就理解到哪里,不多也不少,刚刚好。所以读一遍用一辈子。你读那些小猫小狗的东西,不能用。你读《三字经》,用到初中、高中就差不多了,如果到了博士论文还写《三字经》,这个程度不及格。但是《论语》走遍天下,

 

这叫作“经典”。不要浪费了时间,不要选错了教材,不要用错了方法,不要错过时机。

 

今天我就讲到这里,谢谢各位!

 

【现场提问】

 

问:已经开始读经的孩子,有没有认字能力、表现能力都很好的明显例子?

 

教授:我如果用中文环境的孩子来比啊,不大合适,不伦不类,因为在中文环境生长的孩子本来就比较有机会学中文。现在我们用生长在德国的孩子,尤其是生长在汉堡的孩子为例子。杨老师,这位听众想知道,读经以后果然会认字、果然会读书的例子,请你讲讲你的学生,或者你的孩子。

 

杨老师:我在汉堡是从2006年开始教读经,那个时候我们班上有姐妹俩,一个豆豆,一个妞妞,当时豆豆可能是七岁,妞妞四岁半。妞妞读经大概是半年以后,进步很大,她不仅能认读过的经典,也可以自己读唐诗和一些儿童书籍。她一开始的读经量就一直保持是一天四个小时,很快像《论语》、《老子》等经典,就变得非常熟练,大概一年多以后,也就是她五岁多的时候,小学六年级的书都可以读。我这边的孩子一般都是四五岁,读三四年级的书都觉得很难,但她现在就是手不释卷,特别喜欢看书,据她妈妈说,尤其喜欢坐在马桶上看书,而且她们姐妹俩一有时间就捧着书,坐在床上也捧着书。在这里,几乎很难看到中国人的孩子那么喜欢看中文书,中文书一般都不看,因为他们觉得很难,但这两个孩子中文阅读非常好。妞妞四岁多的时候,因为她妈妈觉得上幼儿园没有什么意思——德国的幼儿园以放养为主,咱们很多的妈妈现在也都知道,年轻的妈妈,我知道,我们大家一起讨论,都很操心德国的幼儿教育,为找一个好的幼儿园费尽了心思——她妈妈觉得呀,没有用,她每天把孩子送到幼儿园,整天孩子就是在那里撅着屁股玩沙子,浪费时间。这个妈妈相当聪明,觉得与其这样,每天就不让她上幼儿园,在家里教读经,每天教四个小时,因为孩子喜欢——其实你教的量大,孩子反而习惯。而这样的孩子德文并不差,曾经也是有一个家长反映过,说觉得他们家的小女儿德文差,其实在这不用担心德文,因为这个孩子跟她姐姐也读一些德文的经,也开始在做英文读经,上小学以后,她班上的德国同学还经常问她听写呢。

 

问:国内过来的家长,大都没有尝试读这些东西,我对四书五经也只读过几篇,没有全部读过,让我给孩子来讲,我觉得有困难。

 

教授:可见我刚才演讲没有效果,这位家长竟说要他懂才能教,完蛋了。

 

问:所以我女儿问,有没有标准答案?我就说,没有,我不敢教你,我说你应付应付就是了。

 

教授:对对对,就是让她一直读,让她有学问,然后自己去理解。刚才说一天五十个字,《论语》一万两千字,两百四十天可以背完,剩下一百多天复习,所以说一天五十个字,一年你一定把《论语》全部背完,而且从头到尾全部会背,这样就脱盲了,而且将来就可以读一切的中国书,读五千年的中国书。而且读完《论语》,这个孩子一定会有兴趣再读《老子》,再读《大学》、《中庸》。最好不要从《三字经》教,不要从唐诗教啊,因为会读《论语》的人就会读唐诗,会读唐诗的人,不一定会读《论语》。他刚开始读的时候什么都一样,等到他长大的时候,越想要了解就越有难易之别,有难易之别就不能教了,就很难教了。所以你不要把孩子给障碍了,千万要从最高的教起,两百四十天,一年教完《论语》。刚才说这里的幼儿园采取放养的教育,其实是讲得比较客气,那是放猴子的教育,就是把孩子当猴子耍嘛,耍着耍着三年之后他就真的像猴子了。这三年可以学多少东西呢?你说这个孩子一定很辛苦,不然,孩子很幸福。你看刚刚说的妞妞、豆豆,明天把她们带来,你看着这两个孩子,长得非常地青春阳光,非常地喜悦,常常笑眯眯的,很活泼,但是很有秩序。这种孩子怎么会痛苦呢?我们的孩子天天到晚不知道在干什么,跳来跳去,他内在很痛苦。

 

问:但是德国放养长大的孩子也有不少很有出息的,我现在遇到两个小朋友,他们的家长都是德国人,有一个爸爸是专门搞教育的,他说我们中国的孩子很小就开始学东西,但德国的孩子在幼儿园就是学纪律,到了学校才学东西。而孩子都长大了以后,最后的结果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,所以他同意他的孩子也在幼儿园放养。

 

教授:是啊!德国的孩子没有学很多东西,中国孩子学没有用的很多东西,所以将来差不多嘛,当然差不多。但我们身为教育者,当然要尽教育家的责任,我们不是为了孩子将来比别人好,而是思考他的生命应该怎么成长才最合乎自然。你让他整天玩,不一定合乎自然。还有那个德国的孩子,你要知道,他的父母亲既然是教育专家,人家家里有多少书?人家随便都是书。他们家里来的客人谈的都是什么话?一谈就是有学问的话。这个小孩子耳濡目染,总会比别人好嘛。如果是一个工人的孩子,然后在家里也是放养,那将来怎么样呢?所以不要只是用那些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人做例子,因为大多数的孩子必须要营造环境才能够和他们的环境相比,像这样子的家庭不足以做例子。尤其是我所说的,都是普遍的考虑,甚至农家的孩子、穷乡僻壤的孩子,都可以这样来教。其实我希望全世界的人都这样教,我们中国孩子学中文,有空了,还有余力就要学学英文、德文。那德国的孩子呢,我们希望他把德文学好,学到什么地步?学到他能够把德国的祖先的最好的书,都能够放到肚子里面,然后再学学中文。中文学什么呢?学我们的圣人,不要学我们那些杂七杂八的东西,因为他会看不起中国。他如果学中国圣人的书,他会看得起中国,所有人都会。我这次在火车上,遇到一个德国的老妇人,她知道我们是中国人,就跟我们聊,她不会讲中文,但是她用德文跟我们说,她最喜欢中国的《老子》,用德文翻译的《老子》,她读过不下几百遍。我们就好像交到朋友一样,虽然她不会讲中文。这个就是文化的交流,这是人类文化必需的东西方交流。所以我的想法是比较宽阔的,有特别的例子固然可以做参考,但是一定要以通例为优先考量。

 

每一个有听过演讲的人,都是一个小小的推广中心,我希望你听过以后,赶快告诉你身边的朋友——我知道有一些国内的家长开始教孩子读经,还是他的海外的朋友打电话告诉他,说你要赶快这样做,本来他也不知道——所以你可以马上告诉你大陆的家人、亲戚朋友,告诉他。如果在大陆,要得到讯息更简单,大陆也有很多的地方在推广,而且包括推广的这些教材都有。我一向都是只推广为主,从来没有涉入这些教材,曾经是如此,但是现在我是觉得要做一个事业,要各方面都做,所以想要在大陆出版读经的教本,我打算成立一个读经推广中心来出这些教本,而如果中心有机会营运,我要组织一批人到乡下去教《论语》,我们要教出几千万个乡下孩子,读遍经典,让他在十三岁之前有很深厚的基础,然后放出去看看,看看他会不会输给城市的孩子。这种推广中心编的教材不大一样,因为我想编在前面的是简体字,下边是比较小字的正体字、繁体字,这个读经的孩子将来就不需要再费功夫学繁体字了,因为孩子有印象。孩子的吸收能力很强,他有印象他就放在肚子里面,放在肚子里面就酝酿,最后就这个简体字对上那个繁体字,他不要再费功夫就可以学到两种字体,这叫作识繁学简。我们现在不给他看,即使将来他看到繁体字可以读,也不会写,他就还是一个文盲,繁体字的文盲,将来还要学就很困难。我想编这样的课本,现在刚刚开始,那我在大陆上,因为我没有什么经济能力,所以有些人建议我可以跟人家借钱……我不是来跟各位借钱的,只是说你如果有亲戚朋友,他有经济能力,我现在编这个课本,包括录音,请最好的录音员来录音,一共有十四本中文,从四书到唐诗宋词,每一个书都有念出来的音频让大家听。还有八本英文,加上马上要编德文,德文要编两本,德文《圣经》,大概会选几篇,然后再来就是选两百页左右的《浮士德》,再编一本德文的会话,这样三本,小朋友如果背完三本德文,将来他到德国就非常方便,所以中心要编这样的教材。编教材大概要十万欧元,将近一百万人民币,那如果你有朋友有钱可以……不必捐那么多,我们不敢让人捐那么多,捐个三万五万,两个人就七八万、十万了——一下出十万的也可以,最好是大方一点,捐了不让你还,我最高兴。没有人捐,咱们就借,但是这个一定可以还的,半年、一年、两年就可以还,那大家一起来帮助做这件事情。

 

这里有一些书和CD,本来是带来送人的,但是我们的主办单位说,不要送,因为这里的人都出得起,可以让大家买,又可以当作一种赞助,我们这次有两三个人过来嘛,当作赞助我们的机票费,所以拜托拜托你捐一点,我们可以就回家,要不然我们没有机票回家了。还有这个CD,这个CD很好,里面包括北师大的三场演讲,还有四片的百问千答——这里边有一百个问题,你能够想出来的问题大概这里都有—统共有七片CD、七片DVD,都是影像,大概有十四个小时。这十四个小时可以卖多少?二十欧元?这个卖二十欧元,你们怎么卖那么贵啊?有人说,不贵哦,因为我们来德国赚的钱比较多。CD的内容讲的是理论,就像我刚才所讲的这个,刚才听的还可以再复习,讲的方法不大一样,但内容都一样,或者也可以送给你的朋友,今天没有来听讲的。还有,看完里面的问题解答,你就可以回答人家的问题了,或者你自己有问题,也可以从这上面得到解答。这一本书也是,这一本书是《学庸论语》,这个卖多少钱?五欧元?怎么都卖这么贵啊?五欧元不贵吗?在大陆好像是十八元人民币,卖五欧元?你们杀人啊,这样贵吗?会不会贵?有人说不贵不贵,是,一辈子的学问都在这里了。没有带几本来啊,有的人还要等到以后从大陆寄过来才有,所以要赶快抢购。

 

好了,就这样子。我为什么会讲这些话呢?本来我是脸皮很薄的,但是后来想一想,这不是为了我自己啊,是为了大家的事,所以就讲一讲,也无所谓了,希望大家来帮忙啊,你如果有亲戚朋友,可以帮忙,或者你自己也可以。


【本站推荐】

 

待更新……

本文作者:王财贵,转载自:《王财贵65文集》第一辑《一场演讲 百年震撼》(又名《中外文读经理念与实务》)。如欲深入了解王财贵教授哲学思想与教育理论,请关注本站,或购买正版《王财贵65文集》进行学习。

(0)
王财贵的头像王财贵嘉宾
上一篇 2024年 6月 22日
下一篇 2024年 7月 2日

相关推荐

发表回复

登录后才能评论
扫码关注
扫码关注
分享本页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