儿童经典诵读工程

主讲人:王财贵(季谦)先生

时间:2000年7月

地点:新加坡

 

主席,我们的主办单位,各位长官,各位先进,各位女士,各位先生,大家好。

 

这一次巡回讲演的经验是我一生中非常特殊的一件事情,因为我从没有巡回讲演这么久。我在十天前经过香港,之前在中国大陆深圳讲了两场,然后再到东马、沙巴,到西马、吉隆坡、巴申、劳乌,还有马六甲……还有哪里啊?宜宝。现在到这里,明天到雅加达,然后再回到大陆。从福州、泉州、漳州、温州、徐州、南京、青岛、济南、曲阜——就是孔子的家乡,到北京、内蒙,再回北京。然后到西安、成都,然后去广西桂林、南宁,然后再经过香港回台湾。每一个地方都讲同一个题目——就是今天所要讲的儿童读经,如何教导儿童读经。这一个题目我六年多来已经讲了七百多次了,有人问我,你讲这么多次你烦不烦啊?

 

你是不是放录音带?我说我不烦。我每一次都讲得很认真,每次都讲得很高兴。尤其是我这一次出来,不管到哪里大家都非常地热情、今天到新加坡来尤其是有各方面的前辈也都来关心这件事情,令我感觉到受宠若惊。在座有这么多的关心教育的家长跟老师,我今天晚上一定要认真地讲,希望把这个题目讲得清清楚楚,让我们心中的问题通通能够解决。为了达到今天演讲的目的,就是让大家这么辛苦地牺牲假期的晚上来这里听讲,而我也跑这么远来这演讲,我们必须要达到一个相当的成果,这样子才不会对不起大家,不会对不起自己。要达到什么成果呢?就是今天在座诸位每一个人听完演讲以后,都要成为一个合格的读经老师,不管你以前是不是老师,每一个人都可以成为老师,纵使是现在在座的一些小朋友,如果他注意听的话,他也可以成为教读经的老师。为了达到这样子的目的,我们跟主办单位商量好啦,等到演讲完以后我们大门要关起来,然后要做测验,测验不合格的人呢,不让他离开。所以我们是开一个保证班,是指导儿童读经的师资研习班,每一个人都要当老师,尤其是,你没有听过这一场演讲你不教儿童读经还可以,你听过这一场演讲了而你不去教儿童读经,那是一个没有良心的人。因为教儿童读经太简单了,而且太重要了,它的效果太好了。我先这样子讲,让大家先有一个印象,等一下我再解释以后,你就会发觉我并不是夸张其辞,真的是太简单、太有效、太重要了。

 

文化的人造侏儒症

 

我们新加坡的朋友啊,大家的心性都很善良,所以呀我可以从一件事情说起,这一件事情讲出来是很令人伤心的,一个善良的人才可以听这样子的事,如果你心肠不好,你不应该听这一种故事。我先从一个故事说起。大家知道不知道有一种人叫作侏儒?所谓的侏儒就是长不大的人。侏儒大体都是由于天生的症状,叫作天生侏儒症,天生是侏儒的这个孩子不管你用多么营养的东西给他吃,他总是长不大,他是一个不正常的人。因为我们一般正常的人,只要好好地养他,他总是会长大,或者比较高,或者比较矮,不过他总是会长大成人,而患了天生侏儒症的孩子你就是养不大。以后看到这一种孩子我们要寄予无限的同情,尤其要可怜他们的父母亲,他们父母亲不是不想让他长大,乃是养了也白养,长不大,这样子的人叫作侏儒。不过你们知道不知道,有一种侏儒不是天生侏儒症。我看过一篇报导,说有一种侏儒是人造的,叫作人造侏儒。为什么有人造侏儒呢?有某些人需要侏儒。比如沿街卖艺的人,他们有时候牵着猴子让群众看,围观,然后他在这里卖药。这一种人他想,如果我们有一个侏儒牵着走,一定会有更多人来看。但是很难找到侏儒啊,他们就想到,我们可以制造侏儒。怎么制造侏儒呢?他们把自己的婴儿、或是去偷一个婴儿来,把他装在罐子里面,只露出他的头,然后给他吃东西让他不会饿死。我们一般人的身体吃了营养会长大,但是他被罐子装着,不让他长大。女人缠小脚只是一个脚不让它长大,已经很痛苦了,现在这个婴儿呢全身都被绑着,所以更加地痛苦。他天天就哀哀地叫,让他叫了十六年才把罐子打开,这一个孩子呢,就比天生的侏儒还要矮,然后牵着他到处去让人家来看。这样叫作人造儒。如果我们看到这一种侏儒,知道他是人造的,我们当然可怜这个孩子,但是我们不会同情那个养他的人,我们认为这些都是恶人,罪恶滔天、可恨的人。我们身体本来可以正常地成长,把他绑起来不让他成长,这是一种非常重大的罪恶,这一种人称为人造侏儒。

 

不过,我们知道不知道,我们人类还有另外一种可以成长的东西,是我们人类的心灵、我们的生命、我们的内涵、我们的品德、我们的价值。本来我们的生命内涵、我们的品德价值,也可以通过教养而使它成长,使它丰富,就好像我们通过营养来养我们的身体一样。心灵也可以成长的,本来人类生命的内涵、心灵的潜能,是一片无穷的天地,可以供我们去开发,只要我们好好开发,都可以得到相当的成长。但是你知道不知道有一种人造的文化侏儒症?意思也就是说,我们的生命虽然能够自然地受文化的教养而成长,却有某些人限制我们的孩子,不让他的心灵成长,让他成为一个文化的侏儒。

 

文化的侏儒在哪里呢?你看见了吗?我不知道各位如何,我反省我自己,我是一个文化的侏儒。或许我们近代的中国人,包括大陆,包括台湾,乃至于全世界的华人子弟,通通都是人造的文化侏儒。我们的生命空虚,我们的人品卑陋,我们没有一种宽大的心胸,没有一种高远的志气,没有一种远大的智慧。本来我们的生命不应该如此,但是现在我们已经长大成人了,我们的心灵并没有随着我们的身体的成就而有所成就。我们就这样一辈子只是活着,我们的生命并没有开发它应该有的内涵。我们就这样活着,活着,活着,然后到最后衰老了,死了,与草木同朽。难道我们应该这样子吗?假如应该这样子就算了。不过我们是不是可以改变呢?我们是不是本来不应该这样子呢?尤其是中国的后代子孙。应该不应该这样子成为文化的侏儒呢?

 

讲到这里我又想讲另外一个故事,南非有一个主教名叫图图,图图主教,他因为为他的民族奔走,后来得到诺贝尔和平奖。他到世界各地去旅行演说,有一次在纽约,他对白人演说,他跟白人开了个玩笑,他说:“我们南非的祖先本来手里有土地——南非地大物博,每一个人拥有一大片一大片的土地——我们手里有土地,白人呢手里有《圣经》。等到白人来到南非以后,叫我们的祖先跟他闭起眼睛一起祈祷,祈祷完了睁开眼睛一看,变成他们有土地我们有《圣经》。”什么叫作他们有土地我们有《圣经》?他们有土地是经济侵略,我们有《圣经》是文化的传播。如果你手上没有安身立命之道,别人就有一本书来给你让你安身立命,这是对你心灵的一种开发。

 

中国人的后裔难道也要这样子吗?我们的心灵难道只能如此发展吗?全人类到现在为止有三大文化传统,这三大文化传统都是人类智慧的结晶,都是全人类共同的文化遗产。第一大文化传统就是中国的文化传统,以儒道两家为主,诸子百家为辅,在经史子集这样子的引导之下、开发之下,所形成的一大套的人类的智慧,这是其他民族所没有的。这个中华民族的文化传统,是从人类理性中开发出来的一个面向。到了汉朝末年时,中国人遇到印度来的佛教——所以有句话叫“远来的和尚会念经”——这些到我们中国来的和尚,他的皮肤跟我们不一样,语言跟我们不一样,思想跟我们不一样,学问跟我们也不一样,但是他们也有修行,他们也有品德,他们也有智慧。请问你如果是汉朝末年的知识分子,你应当如何面对这一种文化的现象?如果你不会面对,我们来讲一讲。汉朝末年乃至于以后各个朝代,这些知识分子怎么面对这种问题?很简单,因为中国读书人老早就接受孔子的教训。孔子说“学而时习之”,凡是人类理性的成就都是我们学的对象,不管任何时代,不管任何民族,只要它是理性的我们都应该加以学习,而且我们相信,理性的智慧都是出于同一个生命的完整的各个方向的表现。所以凡是理性的成就,都可以互相融合贯通。孔子说“学而时习之”、“见贤思齐焉”,又说“三人行必有我师”,我们中国老早就接受这样子的态度,有这样子的心胸。所以中国人可以拜这和尚为师,中国人可以学佛学,中国人认为,印度人可以成佛,中国人也可以成佛。释迦牟尼佛的教导是理性的,如果释迦牟尼佛的教导是非理性的,中国人就不能了解,但是它是理性的,中国人就可以了解。佛教也是人类伟大的智慧之一,为什么不了解它呢?所以中国人就开始学佛学,把佛教吸收进来。印度有的宗派我们中国都有了,乃至于因为我们翻译了许多的佛经,我们自己读佛经,我们也创造了中国的佛教——天台宗、华严宗、禅宗。我们是真的非常认真地学习西来的文化,乃至于印度人后来不信佛教了,是中国人替他们信,信了两千年。甚至从中国再影响到东南亚,现在传到全世界。所以中国人对于印度的文化是非常有贡献的。

 

有人问唐朝以后中国文化主流在哪里?每一个人都会说儒、释、道三家。刚才说我们的中国文化有儒、道两家,为什么多了一家,而且说这也是我们文化的主流呢?你不是大言不惭吗?刚才讲了这个观念,我们又要拿出来说:我们认为人类生命的内涵、他有无穷的潜能,每一个民族开发一个方向,就对得起全人类。而这些不同的方向,本来都是生命的内涵,本来都可以互相的融会贯通,而成为一大套更完美的文化。所以中国人虽然把佛教吸收进来,但中国没有变成佛教国家,佛教跟儒家、道家相安无事,更扩充了中国文化的内容。两个民族的文化互相融合成功了,这在整个人类的文化发展历史上是非常成功的一个例子。我们的祖先就这样子吸收别人的文化传给我们,所以我们祖先并没有对不起我们,反而可能我们对不起我们的祖先,因为近一百年来,我们又接受到人类第三支伟大的文化,所谓西方文化。从希腊经罗马再加上希伯来,开出近代的科学民主以及宗教,这一套西方的文化,也是人类理性高度的成就。它也是理性的,假如它不是理性的,就不值得我们学,我们也学不会。

 

现在我们都身处其中,已经不是汉朝末年了,就是现在的社会,我们中国人又遇到了这一支不同的文化。现在又要问一个问题:请问你怎么面对这一个伟大的文化?本来问题非常简单,儒家、道家变成儒、释、道三家,现在我们就把儒、释、道三家变成儒、释、道、西四家,不就把人类全部的智慧都容纳在我的心灵当中了吗?我有幸生在这个时代,我可以同时面对人类四家的高度文化,来开发我的心灵,为什么我们排斥这样子的文化呢?为什么我们不庆幸呢?为什么不把全部的人类的文化都吸收在我们的心中,而融会贯通成更完美的文化来传给我们的子孙,甚至来贡献给全世界的人类呢?很不幸的是,我们居然没有这么做。原因是什么呢?在民国初年,那些知识分子,他告诉我们,第一句话他说,西方文化是有价值的。这一点我们承认,当然西方文化有价值;第二点他告诉我们,西方文化是人类最伟大的文化。这一点就不一定要承认了,连西方人都没有这样说过,这一句话是中国人说的;第三点他又告诉我们,西方文化跟东方文化是不相同的。当然不相同;第四点他又告诉我们,凡是不同的文化必定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,一定是你死我活。

 

既然西方文化是人类最高明的文化,我们应该学西方文化,不过,要学西方文化,你一定要放弃你的中国文化,你非得毁灭中国文化的儒、释、道三家。西方文化要学,就得要放弃自己的文化,于是得出一个结论,叫作“全盘西化”。现在再来反省这个问题,我们都觉得荒唐可笑,连西方人都不这样说,我们中国人却这样说。本来人类可以同时学这么多的文化,开发我们的心灵;西方文化也是理性的啊,中国本来已经有儒、释、道三家,我们面对西方文化,要学西方文化不是那么困难,因为西方文化不管它的科学、民主、哲学,都是讲得一清二楚——他们是以逻辑为标准,以逻辑为标准就可以把话讲清楚——西方人有逻辑,中国人也有逻辑,只是西方人将它成就为学问,叫逻辑学。中国的逻辑没有成就学问,但是中国人讲话也不是语无伦次的,所以中国人也有逻辑,也可以了解逻辑。依照逻辑所安排的学问,我们中国人本来就可以学得很好,所以让我们中国人去学西方文化是简单的。相反地,如果要让西方人来学中国文化,那是比较困难的,因为中国文化儒、释、道三家,都不那么的明白,是糊里糊涂,不明不白的啦。说糊里糊涂,不明不白不是中国文化没有逻辑,不是!而是因为它不是以逻辑为标准,它是一种高明的智慧的表达。所以要完成人类整个文化的系统,中国人应该负责任。西方人来学中国文化很难学得好,这一句话不是我说的,如果是我说的,是我们中国人自大,这一句话是英国哲学家罗素说的。罗素在八十几年前他就这样说了,他说,西方人要学中国文化有两大困难,第一大困难就是现在西方人看不起东方人,第二大困难就是东方的文化不是那么容易学的。他说尤其第二点更是西方人学习中国文化的障碍。现在我们不要比较西方人东方人,我们要站在一个理性的知识分子的良心上来说话,我们现在不管东方、西方、古代、现代,我们只管人类的理性的智慧,它开发出来的成果应该是全人类共同的遗产,我们都应该加以尊重,应该加以学习,应该加以融会贯通。纵使我是一个美国人,我读到孔子、老子、释迦牟尼佛的书,我也应该赞叹,我也应该顶礼,我也应该学习。纵使我是外星人,我也应该对儒、释、道、西的文化加以赞叹、加以学习。这才是一个正常的心灵的发展。

 

文言文难读吗?

 

但是经过民国初年这些知识分子这样告诉我们以后,所有的中国人,就只能学西方的文化而不能学中国文化了,乃至于到现在,我们老中青三代几乎不能读中国书。中国人不能读中国人自己祖先的书,这在全世界的民族是一种很奇怪的现象。我们说中国人不能读中国书,不是说我们不能读小说,不能读报纸,不是。是我们中国人不能读代表中国文化的这些经、史、子、集。为什么我们不能读经、史、子、集呢?除了这些经、史、子、集,我们认为它很高深之外,还有另外一点,这一点困难让我们垂头丧气。什么困难呢?我们不能读文言文,就不能读经、史、子、集。现在中国人已经不能读文言文了。你说文言文很难读啊,我不能读文言文,情有可原啊。现在我们就来讨论这个问题。请问文言文难读吗?我们有文言文难读的印象,也是民国初年五四时代那些知识分子告诉我们的。这个五四时代,这些知识分子是非常奇怪的,首先他们把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对立起来,然后他们把现代跟传统对立起来,然后说,我们要现代化必须放弃传统。我就感觉很奇怪,为什么日本没有放弃传统也能现代化,单单只有中国人一定要放弃传统才能现代化?你放弃了传统,你的现代化又在哪里?所以这是一个对立的思想。这个思想用在语言的教育上,他又告诉我们,你要学白话文,白话文是很重要的。白话文重要,白话文有意义,这我们承认,但是他说要学白话文一定要把古文打倒——胡适之就曾经作了一篇小小的文章,来教我们这个道理,这一篇文章我会背的,他的文章题目叫作“古文死了”。他说:“古文死了,古文死了,死了两千多年了,那些孝子贤孙不敢替他发丧——就不敢替他报告死的消息——现在我胡适之出来宣布,古文死啦,古文死啦,你们要庆祝就去庆祝吧,你们要痛哭就去痛哭吧……”古文死了吗?我们要学白话文,就要放弃古文吗?还有一点,古文难学吗?我们先要把这个问题解决,今天我们才够讲这个要教儿童读古文,甚至教儿童读经典的这种教育。

 

首先我们先来分析什么叫作古文,什么叫作白话。古人讲话也是讲白话,所以我们在看戏、唱歌的时候,那个歌词都是古文,但是他们也有口白,什么叫口白?就是他们普通讲话,他们普通讲话就是白话。古人也跟我们一样讲白话。我们一个人在讲话的时候,从头脑的思考到说出口,只有三寸的距离,想到什么就讲什么,讲话是没有那么严格的,没有那么标准的,因此你如果要把你一辈子的学习心得传播下去,你必须把思想整理一下,让它非常精确,不要那么啰嗦。像我现在演讲很啰嗦,整理成文章是不能看的,所以写成文章时要把我们的思想简洁化。还有第三点,既然要别人看而且要流传久远,就必须要把它优美化。所以平常的思想,不是直接讲出来,乃是经过整理,通过提炼浓缩,再把它记载下来,这就变成书面的语言,叫作“文言文”。你如果只有记载口白,我手写我口,这叫作白话文;而古人当他要很认真地写文章的时候,他就写文言文。白话文写的都是游戏之作,比如说他要写信给家里的人,他就写白话,还有呢,写小说也写白话。什么叫作小说?就是小小之说啦,小小的说、不入流的作品啦,叫作小说。先秦诸子百家有所谓的九流十家。为什么九流?为什么十家呢?本来九流就九家,但是十家里面有一家叫作小说家,小说家因为不能入流,所以十家实际上剩下九流。可见小说是不入流的啦。意思也就是说,这些文人写小说啊,是他们的游戏之作,游戏之作就用白话。那你想,用白话不是很好吗?用白话广泛的传播不是很好吗?现在有这样子想法的人,如果加上一点历史的意思,你就不会这样想了。什么意思?因为用白话记载的思想,等到三百年、五百年以后,一旦语言产生变化,于是我们的文字你就读不通了,所以白话文不能流传久远,不能流传久,也不能流传远。

 

讲一个笑话,有一个人读《离骚》——《离骚》是屈原的作品,很难读懂——越读越困难,他就非常生气,把书甩在地上,骂一句:“写这么难的书让我读不懂,活该你去跳河!”其实我们误解了屈原啊,屈原也饱读群书,当他用文言来写文章的时候,我们读起来都还很顺,当他用楚地的白话——屈原为了把文章写得很活泼很浪漫,所以加上一点楚地的白话——用白话写作,流传几百年、一两千年之后,我们就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了,流传到几千里之外,我们就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啦,不止是你、我不了解,连注解家都注不出来。为什么有些语言已经成了千古之谜?白话。现在四书五经比《离骚》还要古老,我们都还读得懂,只要你通文言文,你就可以上下三千年,因为三千年来的文章通通用同一套文言文来写。文言文不但可以使中国的文章语言维持稳定,不至于有太大的变化,它还可以使我们的白话更加地优雅,更加富有内容。比如说,我们随便讲一句:“今天我到新加坡来演讲,大家反应很好,我讲得不亦乐乎。”“不亦乐乎”这四个字就是文言啦。文言跟白话本来并没有差多少,是现在我们中国人的头脑被五四时代所洗脑啦,我们现在认为文言跟白话差别很大。还有,我们认为白话是比较好学的,文言是比较难学的;现在我又要证明白话文不见得好学,文言文也不见得难学。比如说现在大陆、台湾以及海外的华商子弟,通通都在读白话文,我们小学教白话文,初中教白话文,高中教白话文,教了十几年白话文,请问我们中国的百姓白话文在哪里?他作好了白话文了吗?学了十几年而白话文还没有学好,拿起笔来绞尽脑汁写不出几句话,写不出几句洪亮的话。可见白话文很难学嘛!那么文言文呢?文言文却很好学,什么意思?杜甫、李白十三岁之前就把文言文学好啦。他怎么学的呢?他从读文言文来学文言文,古代的人读书,直接读文言文,而不读白话文,因为白话文是根本不必学的,学白话文是浪费时间!一个会讲华语的人,会讲中国话的人,只要他能够认识了字,他就会写白话文,因为白话文的标准是我手写我口嘛,我的嘴巴怎么讲我的手就怎么写。既然是这样,为什么还要学白话文?学白话文不是浪费时间吗?所以古人讲白话,但是他不学白话文,他只学文言文,因为所有中国的传统智慧都在文言文里面,没有在白话文里面。杜甫、李白从小就读文言文。所谓满肚子学问,满腹经纶。他读了十三年,已经把应该读的书都读完了,十三岁之后,他走向社会遇到人生的感慨,他就把他以前的学问跟他自己的生命结合成一体,然后发出他的创作,出口成章、吐珠不凡,酒一斗,诗百篇。现在我们的华裔子弟也读了十几年书,读到肚子里面的满是稻草垃圾,十三岁之后你也走向社会,你也面对人生,你也有感慨,这个时候想要发表你的感慨,你一句话也讲不出来,酒两斗,诗也没一篇!这叫作书到用时方恨少,这叫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这叫作英雄无用武之地,这叫作,一失足成千古恨哪——再回首呢?没有百年身了啦!这一辈子就这样完了。

 

文言文难学吗?这就学完啦,韩愈、柳宗元也是这样学的嘛。我们如果说那都是唐朝人,那距离我们已经一千多年了,这些人的环境跟我们不一样,我们也不认识他,好啦,不认识他们没有关系,我们举现代人的例子,你总是认识。我们举一个鼎鼎大名的胡适之先生。胡适之在四十岁的时候,已经名闻天下,他认为他一生可以供给我们后人作参考,因此他在四十岁就写了他的自传。这是很少有的现象。李光耀先生四十岁也沒写自传,这么伟大的人嘛。胡适之四十岁就写自传,他自传的第一章就记载他小时候读书的经过。他怎么说的呢?他说,我四岁的时候,就读父亲所作的诗——当然是古文——五六岁上私塾,还是读古文。他们读古文就是把这些重要的文章一直读,读到很熟然后会背,也是满腹经纶。读到九岁的时候——六岁读到九岁就是我们现在小学一年级读到三年级——胡适之自己就去偷看古典小说,在一两年之内他看完了三四十本中国古典小说。各位,你现在头脑里面记得几本古典小说的名字?恐怕你举不出三十本,你能够举出三本就不错了。胡适之是自己看过三四十本!如果你家的小孩在小学四年级的时候看完了三四十本古典小说,我告诉诸位,你这个孩子一辈子的华语华文你就不要烦恼了。胡适之这一种书是偷看的,老师不准他看,现在到了十一岁,也就是小学五年级的这个年纪,他的老师就开始让他阅读古书。以前是一直背古书,现在就是读,已经有程度了就可以读,第一本书叫作《资治通鉴》,司马光的作品。大家如果不知道《资治通鉴》,我形容一下,古书的字都比较大,现在用我们的铅字用电脑打出来的字比较小,北京中华书局曾经把《资治通鉴》整理出来,一共一万两千多页,这样子的一部书叫作《资治通鉴》。这一个小孩子,他不仅能读《资治通鉴》,而且老师所给他的课本是没有标点符号的,而胡适之把那《资治通鉴》读完了,读得不亦乐乎啊。自从读了《资治通鉴》以后,经、史、子、集全部就可以自己自由阅读,三千年的文化传统让他悠游其中。他十三岁读完《左传》——我跟各位都已经不是十三岁了,倒过来算三十一好了,我们“右传”还没读过呢——所以我下了一个判断,十三岁没有读过《资治通鉴》,没有读过《左传》的中国人,永远不可能成为一个大人才,这一辈子就是活着,活着,活着,然后死掉,与草木同朽。

 

是不是胡适之特别聪明呢?不然。是不是胡适之特别认真呢?不然。我们也不比他笨,就算我比他笨,你比他笨,所有中国十几亿人口难道都比胡适之笨?是不是胡适之特别用功呢?不然.我们也曾经很用功啊,我们现在孩子也是一样很用功啦啊,但是我们怎么没有这个能耐呢?原因只有一个:没有人教你。小学老师不教,我们家里的父母亲不教;初中不教、高中不教,到大学更不教。于是这一辈子所谓的中国文化包括儒家、道家、佛家,都没有机会接触。有些人手里挂着念珠,问他说:“你信佛吗?”“我信佛。”“你读过几本佛书?”“没有。”“为什么不读?”“因为它是文言文啊。”没有人教!如果有人教,我们不至于如此。

 

一个没有中国文化的传统的人,他说他要全盘西化,我看也不大容易呀。为什么呢?因为没有一个自己传统的心灵,他想要去面对别人的文化,大概也只能面对别人的庸俗的一面。所以现在的中国人学西方文化,大概都学它的细枝末节,学到它的皮毛,而不能够学到它的精髓,因为你自己没有那样子的眼光,没有那样子的见识。这影响到整个近百年来的中国人。这么多人而居然对整个世界没有贡献,我们只能跟着西方人的屁股后面跑。这不止是中华民族的损失,这也同时是全世界的不幸了。西方人也很用功、西方人也很好学啊,但是谁来告诉他们,我们的文化就是如此?让他们也能够受到中国文化的好处?两年前我曾经到美国,也是讲这个题目,就有留学生他真的有这样子的遭遇,这样子的感慨。他跟我说他的故事:他到了美国,美国的学生很活泼,很用功,很好奇,他就跟我们中国留学生说:“听说中国有一本书叫作《易经》,很有名的,你是中国人正好啦,请问《易经》讲些什么你告诉我?”我们中国留学生愣了一下:“I am sorry,我没有读过。抱歉,不是我不告诉你,我不能告诉你。”“好啦,那你们中国还有一本书叫作《老子》,这也是世界有名的一本书,你能不能讲给我听?”“I am sorry、我也没有读过。”“有一本书叫《庄子》。”“有《庄子》吗?好像没有听过啊。”“那么有一本书叫作《春秋》,关公很喜欢读《春秋》,正气凛然,为什么《春秋》使一个人有正气?”“I am sorry,没有读过。”“那么有一本书叫作《诗经》,《诗经》很优美啊。”“I am sorry,没有读过。”“你们是礼仪之邦对不对?那么你们的《礼记》讲些什么?”“没有读过。”“《世说新语》那些名士为什么风流?为什么叫作名士风流?”“我不知道。”“《古文观止》没有读过。《唐诗三百首》?刚好读过两句:“春眠不觉晓,处处闻啼鸟。”《宋词》没有读过。“宋代理学家朱熹跟陆象山为什么要辩论?”“不知道……”美国人都知道的事他都不知道。王阳明致良知什么意思?不知道。我们能怪这个留学生吗?不能怪。因为不是他自己造成的,乃是由于我们的教育单位、我们的家长、我们的老师,给这个孩子造成了人造的文化的侏儒症啊。

 

普天之下,乌鸦一般黑,大家就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了,这叫作可怜的一代中国人。这一种中国人西方人也看不起,我们有钱,我们聪明,我们能钻牛角尖。纵使将来大陆军事强大了,经济强大了,也将是一只怪兽。西方人不会因此敬佩你,他只会对你产生恐惧。这样子的民族对世界是没有贡献的。我们本来不应该如此啊,因为文言文是这么好学,读了文言文之后我们就能够悠游文化之流了。不过这样子讲起来,好像很简单,好像很明白,难道我们那些主管教育的人,我们那些老师,这些家长是真的昧着良心吗?他们天天也是非常热心地想要把我们下一代教好。为什么我们在这一点上却遭到了这么大的挫折失败呢?为什么几十年改不过来呢?原来我们这样子的教育,这样子的文化侏儒式的教育,它背后有一套很明白、很实在的教育观念在做主导。所以我们要反省这个教育观念,才是根本解决之道。

 

教育观念的反省

 

现在各位老师、各位家长你想一想,我们现在是用什么教育观念来教我们的孩子?或者我们问,我们小时候是被什么教育观念所教导出来的?其实近代的中国人民,包括大陆、台湾以及海外所有的华人,我们所接受的教育背后的教育思想,是美国20世纪初年的实用主义、科学主义、编序教学法、“生活即教育,教育即生活”的这些思想。这些思想是教育的专有名词,如果我们听不懂没有关系,我们用一句白话说出来,就是,现在我们的教育思想,是一种“懂了才教”的教育。什么叫作懂了才教?就是我们要考虑一个儿童他的吸收能力、理解能力发展到哪里,我们要问问、我教这些教材他能不能懂,如果不能懂,我们是不能教给他的。所以我们要教孩子的时候,必先知道他以前的经验到什么地步,我们按照顺序,只教他一点点,这叫作编序教学。还有,我们教他的时候,也要讲得非常清楚,让他理解,甚至我们还要给他来个测验,看他是不是真的能够回答,如果他能够在日常生活中表现出来,我们更知道我们的教育产生成果。所以懂了才教,不懂,教他是没有意义的。我们不可能去教一个一年级的小朋友修理汽车,如果叫他去修理汽车,他把好的汽车修成坏的汽车啦,因为汽车的零件很复杂,他的思考能力还达不到那种结构的能力呀,所以不可能教他这些东西。我们也不可能教一个小学五年级的学生微积分哪,甚至不可能教他几何,因为这些都是高度思考。

 

一个婴儿一生下来,一直到他成长,在成长的历程当中,他的思考能力是随着年龄慢慢成长的,因此我们如果要教他思考的科目,必须按照他的年龄慢慢地来安排。思考能力的培养,它最主要的课程就是所谓科技的课程:数学、自然、科学、物理、化学,这些课程的教育,在西方是它的拿手。他们在教这些课程之前,曾经对人类的认知心理的发展做一个非常详细的考察,像皮亚杰、布鲁诺他们,就把人类认知能力的发展分成四个阶段——第一个阶段叫作感觉动作期,零岁到三岁,他只能感觉动作,不大会思考,所以他讲错话我们不会觉得奇怪,我们会哈哈一笑不会当真的,因为零岁到三岁不会思考。三岁到六岁叫作运思准备期,他开始准备运思啦。所以有时候三岁到六岁的小朋友,他也会讲因为所以,有时讲得很通,有时候讲得不通,我们也不当真,因为他还不会思考。到十一二岁叫作具体运思期,就是你要让他思考,必须以具体的事物来佐证,要不然他想不通。比如说三加五等于多少?他想不通的啊,但是你拿三个苹果再拿五个苹果,他数一数就知道,原来三加五等于八,然后呢更加抽象一步,三个手指头加五个手指头就可以等于八。这表示他的学习的能力,发展到这个地方。到了十一二岁、十三四岁以后,人类进入所谓的抽象运思期,只要用连续的概念,就可以把它结构起来,所以数学符号可以单独地来演算。你们现在听演讲,我一个观念一个观念讲,大家就在头脑里面构造成整个系统,这叫作抽象运思。十三四岁以后的整个人生,都是抽象运思期。

 

那我们现在教儿童,我们怎么训练他这种思考的能力呢?西方人对于这一方面的训练有深度的研究。他们的心理学研究出来,人类的思考能力这样成长,于是他们的课程会这样子的安排,因此西方科学先进国家他们的孩子有80%的人喜欢数学、物理、化学。相反地,我们中国的孩子,可能包括新加坡地方,大概有80%的孩子不喜欢数学、物理、化学。在台湾,我们的孩子从国小四年级开始受到科学的压力,因为他想不来、想不通,他就开始紧张;到了初中,有二分之一的人数学、物理、化学考不及格;高中三分之二的人考不及格,高中毕业去参加大学联考,我们的数学总平均只有三十分。如果一个国家办教育办到使它的年轻人数学只有三十分,可见科学教育是失败的。

 

为什么我们的科学教育会失败呢?又来到这个问题了。是不是我们孩子不用功?不是。是不是我们孩子不聪明?不是。那是不是我们没有教他?这一次你不可以说,是,我们没有教他,但也不可以说不是。我们很认真地教我们的孩子学科学,学思考啊,结果我们的孩子怕思考,不敢思考。为什么呢?原因只有一个,为什么我们的孩子会不喜欢数学、物理、化学?我这里有一份资料可以很清楚地说明这个道理,这是美国初中一二年级的数学课程内容。他们初中一二年级学什么呢?第一条,让我们的小孩子学习四舍五入的技巧。第二条,让我们小孩子学会约分,二十分之十约成二分之一,让我们小孩子学会代分数跟假分数的区别,二又三分之一等于三分之七,让我们的孩子学会分数的加减乘除、小数的加减乘除,让我们小孩子会算正方形的面积长方形的面积……初中一二年级的数学。各位,我们新加坡什么时候学这些数学?小学三年级四年级是不是?难道华人比美国人聪明吗?人类通通一样聪明。那为什么美国孩子到了初中才学这些东西呢?很简单,他们有心理学家,而他们的教育家尊重心理学家研究的成果。我们中国没有心理学家,我们的心理学都是从外面抄进来的,抄人家的心理学不是坏事哦,我不是讥笑这些人,人类的心理既然一样,他们研究好的成果,为什么我们不抄?我们当然要抄。所以这些中国的心理学研究者我非常敬佩,西方人有一种发明我们就马上抄进来了,我们都有了。但是我们的心理学跟西洋的心理学完全一样,我们的数学教育跟他的却不一样,他们把孩子教得人人喜欢思考,人人有兴趣读数学,我们的孩子呢,教成人人害怕数学,从四年级就开始害怕了。你的孩子如果不害怕数学,我很恭喜你,你祖上有德,你的孩子是天才。只有5%的人可以应付我们现在的数学科学教育,因为我们的数学跟科学教育超出人类标准三年到五年。我们何苦用这些这么难的题目来难倒我们的孩子呢?但是我们的老师、我们的父母,都这样去摧残我们的孩子。

 

台湾也是如此,台湾的初中、高中的数学、科学程度是全世界一流的,数学、科学比赛常常拿金牌银牌,但是台湾不出科学家,台湾的科学家要到美国去训练。我们的科学只赢人家初中跟高中,因为我们初中就算人家高中的题目,我们高中就算人家大学的题目。有一个从美国回来的学者,他在美国大学教数学,他回来告诉我,他在美国教大学生数学啊,教到大一大二他简直气得很,气死了,这些孩子笨得很,我们初中都会算的题目他还不会,美国是没有前途的啦!但等他教到三四年级的时候——美国学生在大学一年级十八岁以前,都是很快乐地过日子,因为他不必去补数学、物理、化学,我们中国学生补数学、物理、化学,补得天昏地暗,老早就把身体弄坏了,而且头脑也僵化了。但是他们从小就认为数学很简单啊,我一个题目可以想三个答案啊,他认为数学是我心中流出来的东西啊,所以很喜欢。到了十八岁,我们刚才讲过,人的思考能力十八岁就完全成熟,这时候就可以给他训练,所以两年之内,他就可以把我们以前赢他五年的数学全部赢回来!因此到了大三大四,我们就不能够超越他们了,他们反而渐渐地超越我们。到了研究所东方的孩子更输他输得远远的,而且输一辈子,因为他们终生乐于思考,敢于思考,我们呢,头脑已经僵化了。所以中国的这些学科学的人,到了最后都做人家的副手,人家把创意拿出来,然后叫你去算,你算得很快,算得很准确,但你不会思考。日本也同样有这个毛病。因为他们也在学校里面从小学就学很深的数学、科学,所以西方人发明冷气,日本人就跟着发明不滴水冷气;西方人发明汽车,日本人就跟着发明省油汽车。这样子的民族对整个世界贡献是不大的。

 

我再讲一次,科学不是那么难的,科学是人类心灵原来有的东西,西方人首先开发出来,并不见得科学就成了西方的注册商标,我们就不能够学科学,不是如此;但是我们学科学的心态如果错了,那么你的科学教育就失败。失败到什么程度呢?我们一般人学了那么多的科学,用了那么多的功夫学科学,结果80%的人后来如果不做科学工作,他就把他初中、高中所有的数学、科学完全忘记,只剩下小学的数学——因为一个人学到小学的加、减、乘、除,他这辈子就可以过现代化生活了。而现代的科学人才,工程师、会计师、医师,也很简单,只要他具备中学的数学、科学能力,到了大学训练四年,研究所再训练两年,他就足以担当科学的工作了。所以为什么你要学那么快呢?为什么你要学那么多呢?至于科学家,那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做的,那是天才啦,我们应该训练某些特别的天才成为科学家。只不过在大部分国家,如果你有数学的天才,政府是不管你的,美国六岁的孩子可以去上大学,在台湾你一定得按部就班,在这个体制之下,纵使有天才也被抹杀了。

 

天才你不训练,而要把所有的人都训练成天才,各位,我们的孩子受了多少苦,你知道吗?现在遍地哀鸿,你知道吗?那我们怎么面对这个问题?很简单,如果你勇敢的话——我说勇敢的,一般人不这么勇敢——你勇敢的话就这样做:我们的孩子四五六年级数学算不好,你一定要安慰他:“孩子啊,你在学校里面老师骂你是不是?老师骂你笨是不是?那个老师真坏,因为他骂你笨就等于骂我嘛,因为是我遗传的嘛。现在,孩子啊,我们站在一条线上,你数学算不好没有关系,只要你是真的认真去思考,你思考不出来这是因为你还没有开窍,我们等到初中再来算这些题目,你就会了。”他到了初中以后,果然会了嘛,不教就会了。你为什么要现在那么认真教他呢?那到了初中,数学、物理、化学还是不好啊。“孩子啊,没关系,咱们高中再来算就会了。”高中就会了嘛。所以数学是不要教的,教数学是笨哪,越教越笨啊!数学是好玩,他能够玩出来,就让他玩,我们再进一步给他新的课程,他玩不出来啊,你千万不要逼迫他,你逼死了也没有用啊,因为这是关系到整个人生发展的历程。这是老天爷规定的啊,你不要弄巧成拙,我们的孩子已经很可怜啦,拜托各位啊,救救我们的孩子,水深火热啊!

 

教育的原理

 

我今天不是讲科学,如果讲科学,还有得讲,我今天不是讲科学。为什么讲这个科学教育,只是要说明一件教育的原理——科学是西方近三百年来拿手好戏。他们的教育,凡是科学的科目,一定按照科学的办法来教。什么叫作科学的办法?就是编序教学。由浅到深、由易到难、按部就班,懂到哪里教到哪里,而且教得很清楚,教到你完全懂。这样子把一个人的思考能力启发出来、训练成功。所以,凡是科学的教育,一定要懂了才教,你不懂就教、就教得让他非常痛苦而没有成果。我们现在一般人,已经忘了初中跟高中的数学了,但是我们还记得考数学的恐怖;有很多人,长大了,已经结婚了,有了孩子了,他有时候做梦还会梦到他在考数学,满身吓得出汗。害怕数学、害怕科学,这一个民族它将不可能有科学的气氛。所以懂了才教的科目,一定要懂了才教,不懂不可以教他,而且教不懂的时候,你不可以生气,因为不是他的罪过。所以我们对数学科学,应该非常地放心,每一个小朋友,都把他看作是天生的天才。你不要烦恼他不会做算术,只要到了那个年龄,随便教就会了;你不要烦恼他不会做物理、化学的公式,只要到了年龄,随便教就会了。所以该懂了才教的科目,一定要懂了才教。

 

现在要讲的是另外一个问题。我们科学教育虽然失败,但是我们知道人类有很多的课程要学,而且科学的课程只占我们的人生课程的一小部分,其它大部分都不属于科学。比如说,我们的人品、我们的精神、我们的文化教养、我们的美感态度……通通不属于科学。西方人在学校里面教科学,但西方人也有文化的教养啊,也有精神的陶冶,他们对于科学,是懂了才教,对于文化的陶冶,就不一定懂了才教了。所以我们应该知道,人生有许多的科目,有的是懂了才教,有的是不懂就可以教的,乃至于不懂的时候一定要赶快教,等到懂就来不及啦。这是今天我们演讲的重点。我再讲一次:有某些科目,是懂了才教,你一定要懂了才教,教懂了才有用,教不懂没有关系,以后慢慢来;有某些科目呢,是不懂就可以教,甚至不懂就一定要教,教了不管他懂不懂都有用,如果等到懂再来教就已经来不及了啦。

 

我们人类心灵有两大方向:一项是思考的能力,成就科学;一项是领悟的能力,属于人文。科学应该懂了才教,人文方面的教养则是不懂就可以教。西方的孩子一出生下来,这个婴儿你并没有问他要不要,你就把他抱到教堂去受洗了——所以西方人是最不民主的民族啦,没有问他嘛。但这不是民主的问题啊,这是文化的传承啊!西方的孩子三岁两岁会走路,父母就带他上教堂了啦。他听得懂牧师的布道吗?不懂。他也在唱圣歌,他懂得圣歌吗?不懂。所以西方人是最不科学的啦。但是这不是科学,这叫作耳濡目染啊,这叫作熏陶!我们中国本来有耳濡目染的教育,有熏陶的教育,我们同时把它遗弃了,我们只吸收西方文化当中的一门——科学,我们并没有吸收到它的宗教,我们并没有吸收到它的美术馆、博物馆;所以现在的中国人不仅科学没学好,连西方的文化教养都达不到。为什么科学学不好?因为你没有涵养嘛,你没有见识嘛,你没有心胸,你没有雅量嘛……一代可怜的中国人。这不是我们自己造成的,但我们很痛心,我们是被牺牲的一代啦。但是请你不要再牺牲你的下一代了。我们怎么办呢?很简单。该不懂就可以教的,我们就不懂的时候教他嘛,有什么了不起呢?现在我们的头脑一定要转变过来。所以今天要讲的道理,只是一个观念的转变——有某些科目是不懂就一定要教的。

 

我们举个最简单的例子,音乐美感的教育不属于科学,大家都知道,现在我们的学校的教育、我们的家长的教育,却把音乐也当作科学在教。什么意思?懂了才教。真正音乐教育不是这样子的,任何音乐家都知道不是这样教的,但我们的学校却违反了音乐教育的本性,所以音乐教育也教不成功。怎么知道我们音乐教育不成功呢?很简单,你走过大街小巷,家家户户都在听香港四大天王,就知道这个民族没有音乐了,没有音乐的教养啊!我们的音乐课程是白上了啦,白上了。西方有一句谚语说:“维也纳的孩子没有不懂音乐的。”什么意思?维也纳的孩子一出生,通通都在优美的音乐当中长大,所以纵使他不学小提琴,不弹钢琴,他也有高度的音乐鉴赏能力。这一种高度的美感,就是造成一个人心性平和,一个人能够与伟大的生命起共鸣的一种基础了。如果我们丧失了这样子的美感教育,我们的生命就是丑陋的。我们希望新加坡这个美丽的花园城市,是由于我们心灵的美而外放出来的,不是由政治规定的。那我们怎么做音乐教育呢?很简单,我们想一个人是怎么长大的?依据近代科学的研究、心理学的研究、脑神经科学解剖的研究,我们人类在胎儿时期,三个月到六个月时就有了听觉。所以一个怀孕的妈妈,纵使你听不懂美好的音乐,你也要为你这个孩子忍受辛苦,听一些好音乐,来培养这个胎儿,使他有优美的音感。婴儿出生以后,零岁到三岁,我们的听觉神经发展60%-80%——婴儿他的生命是非常的纯洁的,他的心胸是很开朗的,意思也就是说,世界上有任何的声音、变动,通通影响到他生命的深处。所以你要训练你孩子的听觉,以及去陶冶他的心情,用音乐是最快速、最深入的。两千多年前,中国的古书就有记载,《礼记》上说音乐感人最深,感动人感动到生命的深处;《孝经》也说,“移风易俗,莫良于乐”,要移动风俗,用音乐最快。所以一个社会,如果人们所听的音乐都是靡靡之音、暴戾之气,那么这个社会将是一个人心败坏的社会。

 

音乐是很重要的一种教育,零岁到三岁应该让我们的婴儿听尽世界名曲,所谓“此曲只应天上有,人间能得几回闻”,这一种伟大心灵的作品,在零岁到三岁让他听一遍,他就有印象,听两遍三遍就终生不忘了。人间古今中外的好的作品只不过那几十首几百首,三年之内就可以听个几十遍。将来等到长大以后,他就闻“机”起舞——听到收音机他就起来跳舞了——他的耳朵的神经就训练得非常灵敏,因为一秒钟如果只有一个声音,他的头脑的细胞就对付这个声音而长出……我们用一个生理学的名词来形容,长出一根“突触”;而如果同时有一百种声音,交响曲,一下子就有一百种乐器一起演奏,我们听起来是糊里糊涂,婴儿听起来是清清楚楚,这时候他的头脑就长一百根神经来对付这个声音了。所以同样是一秒钟,头脑的成长就差一百倍。你要你的孩子聪明,什么叫作聪明?耳聪目明。你要让你的儿童心性优雅,就用音乐来训练他,来给他陶冶,用优美的旋律来涵养他。所谓“温柔敦厚”,莫善于艺术的教育,只有三年的时间,请你把握。这不要花你的时间,因为你不必把婴儿抓来说:“你好好坐在这里给我听音乐”,他在哭在闹,在跑在跳,在睡觉,只要他耳朵不塞起来,所有的声音都进到他的生命里面去,影响到他整个心灵。何等简单啊!不要花一分钟,不要花一毛钱。听说刘德华的CD要卖到一百块,贝多芬的交响曲只卖二十块……你为什么要让你的孩子生长在一个鄙陋肮脏的地方呢?心灵一接受到这个污染,终生就抹灭不掉了。我们要画一幅灿烂的画,必须把我们的画布先整理干净才可以画画,你的画布先染上了许多的污秽,你将不能够在上面画出绚烂的图案。三年时间,请你把握。所以现在在座各位,如果是怀着胎儿的,恭喜你,或如果你的孩子还没有超过三岁,你要马上做这种教育。非常简单!你这个孩子听到三岁,他就一路上都有一种悲天悯人的情怀。这样子的孩子,将来会比较容易与人和平相处。那你的孩子如果超过三岁了呢?三岁到六岁还有20%的机会。所以幼稚园一定要给他听这种音乐,幼稚园的老师、幼稚园的园长,我拜托你啦,不要在你们的校园一直放流行音乐,你这样子放三年,他一辈子就没有机会了啦。如果孩子已经超过六岁了呢?六岁到十三岁,剩下最后10%的机会。十三岁之前还有救,所以所有的小学校长你要注意了,所有的家长你要注意了,没有多少时间再来培养他的耳聪目明的能力啦。你的孩子如果超过十三岁了呢?我看就算了。一个人一辈子头脑只成长一次,人类的头脑神经到了十三岁之后就定型了,我们不再长一根神经的突触,只能长到十三岁,你务必注意这一个重大的问题。十三岁以后,他维持这样子的神经运作量,到二三十岁开始衰退,一天死亡十几万个细胞。有训练的比较不会死,没有训练的先死,死来死去死到最后,你不能够运作了就是老年痴呆症了。所以要防止老年痴呆症,请你三岁的时候给他听很多音乐。

 

西方心理学家也发现了,从小听古典乐的孩子,长大以后数学科学的思考能力比较好,因为他的神经长得比较充分,从小听流行歌长大的孩子就比较笨了。而从小看电视长大的孩子就是白痴,给眼睛的教育,就是我们对于美的图画、美的风景的认识,也是三岁之前最好。所以在三岁之前,你家里应该放着许多的画册。我们现在的印刷术这么发达,古代人要看一幅名画是终生看不到的,现在我们的印刷术已经能够达到99.9%的真实度,所以只要画册打开来看,他就一下子就把这一幅画全部印在他的心坎上。儿童的眼睛像照相机,他的心灵像海绵,你给他什么,他就吸收什么,成为一辈子的背景。所以让他看尽世界名画,让他看尽世界有名的雕塑,让他看尽世界有名的建筑,让他看尽世界有名的风景照片……三年之内,就培养出他的欣赏美的事物的能力,持续一辈子!等到他二三十岁,他忽然看到一片美景的时候,他会忽然忘我;他看到一幅伟大的图画的时候,他会忽然与这个作者起共鸣,甚至痛哭流涕——不是伤心,而是感动。这是人类深度的幸福。他感动到什么程度,我们任何人都不能够了解,这是生命的秘密,但是这种美感的鉴赏能力,三岁之后,就很难培养了。

 

三岁的小孩子让他看梵高的画、让他看毕加索的画,你要不要跟他解释这个梵高是哪一个世纪的人、这个梵高是什么印象派、这个梵高的作风是什么……你要不要跟他解释呢?你跟他解释他也听不懂,所以不需要解释。要学习这些美术的知识是非常容易的事,几天几个月就学完啦,但是你要让他把这一幅画、这些作品深深地印在心灵当中,就很不容易了。要不相信,你现在自己去看,你能像婴儿那样去吸收吗?不能。因为我们的心灵已经不再活泼,我们的心灵都已经关闭,我们没有那个能力了。所以千万不要认为儿童什么都不懂,我们不要用“懂不懂”来看问题啊,儿童的学习能力,是高出我们百倍千倍,儿童在恍恍惚惚的时候他只要眼晴一瞥,他只要耳朵听过,他就终生不忘。因为他在恍惚的时候,都已经注意到了。至于我们大人则正好相反,大人有另外一个特性,我们明明注意着,却恍惚了。这就叫作不懂就可以学,甚至不懂一定要先学,学了以后终生受用不尽。什么时候懂?不要管他,总之先学再说。现在不学,终生不懂!

 

白话文是不要教的

 

举这个例子,其实是要来说明今天的主题:语文教育。我们的语文也是应该不懂就学,学多了就会懂。因为教小朋友讲话的时候,就是这样教的。一个婴儿出生下来,他什么都不懂,你把他放在英语世界,三岁就会讲英语;放在德语世界,三岁就会讲德语;放在华人的世界,三岁就会讲华语了。请问他懂什么呢?就是因为他生下来的时候,他的身边一直有大人在讲话,每一个民族的语言都是有系统的,他听来听去,听来听去,就了解整个系统。你看婴儿有这么强的能力语言,语言的学习是非常复杂的一种现象,而一个婴儿三岁就把母语学完了。甚至如果一个地方它有两种、三种母语,他到三岁就能会两种、三种语言。所以我说新加坡的孩子是非常幸福的,他同时就有两种到三种的母语。一种语言系统是那样地复杂,如果我们能够让他在三岁、六岁以前学会三种语言,就等于使他比别人聪明三倍。台湾的孩子很不幸,只有一种所谓的“国语”——华语,台湾已经消灭了它的闽南语,所以现在台湾的孩子都很笨嘛。新加坡的孩子都很聪明,他从小就接触到三种语言啊。我听说有一些华人,他认为现在世界上通行的是英语,华语已经没有什么用了,所以在家里不教小孩子华语。我告诉你,不管将来华语是不是能够复兴,你少一种语言,这个孩子的头脑发展就少一种训练,本来他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学三种语言,你现在不跟他讲华语,他就一辈子学不好华语了。

 

一个人学语言最恰当的时机就是零岁到三岁,其次是三岁到六岁,最后的机会是六岁到十三岁。十三岁之后,几乎不能学新的语言了,你要学新的语言,要用母语跟它作比较,比较是思考的事情,要在头脑这里学,这就困难了。本来人类学语言是无形之中就学到的,无形之中学到的东西是放在我们的肚子里面,所以语言是种反射反应;等到十三岁之后再学语言,就是变成思考反应,就慢了半拍了。所以十三岁之后再学语言,是一种错误的教育方式,尤其从文法学起,那更是错误中的错误。我常反省我们的英语教育,为什么我们的孩子那么努力学英语,为了学英语花那么多钱那么多时间、被老师打被老师骂……但是英语依然没学好?因为他从初中、高中所学的英语通通没有进到他生命里面去,等到高中毕业,三年不用就只剩下ABC三个字。所以我常埋怨我们教育主管部门,说你这样子十三岁之后再教我们英语,就等于说我不要你学好英语,果然我们学不好。

 

我们要认清语言学习的基本特色,是“不懂就学”。一个人从出生开始学的语言,三岁以前就能学好。所以将来我们学华语的时候,不要再学白话文,很多孩子在学校里面所学的白话课文,比他自己日常生活所用的白话文还要简单,还要没有意义,他在跟同学讲话的时候,他在看电视、看报纸的时候,词汇已经相当丰富,表达相当地流利。在学校里面学的那些华文,是不像样的华文,为什么呢?因为我们现在的教育家认为只有懂了才能教。小朋友懂什么语言呢?小猫小狗,小猫小狗的世界嘛,实用主义啊。所以我们的课本就教他什么呢?“小猫叫小狗跳”“天这么黑,风这么大”“坐火车过山洞”“妹妹学数数,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,妹妹数着数着睡着了……”这是台湾的“国语”课本,大家不要笑,我看新加坡也相差不到哪里去,差不多一个模子。所以我说大陆、台湾以及海外所有的华侨子弟,所受到的华文教育是一种最大的浪费,白话文是不要教的!那我们要教他什么呢?我们要教他高度的语文。高度的语文是什么呢?就是我们要教他读最美好的、最有意义的文章。这一种最美好最有意义的文章,就是所谓的经典之作,简称为“经”,“天经地义”,最有价值的书。

 

我现在所提倡的儿童读经教育,就是选择一种最有价值的教材——称为“经”。那我们怎么教他呢?在座各位,今天我们演讲最主要的目的,是让我们知道教这些教材的重要性,而且要让我们每个人都会教。如果你只知道教它很重要而不会教,那也没有什么用。所以以下要介绍我们的教学的方法,而让每一个人都能够成为合格的读经老师。因为我们的教学方法是顺应着儿童的天性,因此就非常简单;如果你违反人性,就很困难。我们怎么顺应儿童的天性呢?就是儿童应该怎么学,我们就要怎么教。那我们怎么教呢?我介绍我几年来依照理论以及实验凝聚出来的一种教学法,这一种教学法大家马上就可以学会,你学会以后就可以教教自己的孩子,教社区的读经班,在学校里面教一群班上的小朋友,甚至你可以教几百个几千个,你按照这个办法就成功。如果不按照这个办法教呢?你可能就失败了。所以请你不要再尝试错误,你没有多少时间浪费了。因此,请你注意听我所介绍的这个教学法,刚才没有注意听没关系,只要现在听两分钟,我就介绍完了,因为我们的教学法只有一句话。这一句话只有六个字,会讲这六个字,你就会教读经了,每一个人都会。当然了,我们也要有一点基础了,什么基础呢?不需要你是华文系毕业的,也不需要你是专家,都不需要,你只要读过小学一年级以上,你就可以当老师了,因为你会讲这句话。这一句话,这六个字,我称为“读经教学六字真言”,这六个字不是嗡、嘛、呢、叭、咪、吽。是另外六个字,这六个字就是“小朋友跟我念。”六个字。

 

大家不要认为我在开玩笑,我们说“小朋友跟我念”,是顺应儿童的天性,因为每个小朋友跟猴子一样喜欢模仿,儿童是模仿的年龄,我们就应该给他模仿。我们说“小朋友”,他就注意你,我们说“跟我念”,他就准备跟你念。但是你说,“小朋友跟我念”我不是天天在讲吗?不是天天在做吗?还要你来介绍吗?所以“小朋友跟我念”,并没有什么了不起。但是你说完了“小朋友跟我念”以后,你到底念什么给他听,这里就了不起啦,这里就有学问啦!我们现在一般的家长、老师,也会讲这句话,“小朋友跟我念”,小朋友就真的准备跟他念,这是儿童的天性,儿童之所以能够进步,就是因为他愿意跟着老师,跟着他的家长学习。我们大人为什么没有希望了呢?因为你说“各位大人跟我念”,大人们已经不跟我念啦。小朋友一定跟你念,你念“小老鼠上灯台”、他就念“小老鼠上灯台”;你念“哥哥爸爸真伟大”、他就念“哥哥爸爸真伟大”……这样子念了六年,将来就一无所有了。我们小学六年的华语教育,就在“小狗小猫”、“你拍球我拍球,我拍球一二三,你拍球四五六”,就在这样子的教育当中浪费掉了。我们所教给他的华语,他三岁就已经会啦,他自己去阅读课外书就已经学到这些华语了,不要老师来教了,老师教他是浪费青春。那我们教他什么呢?“小朋友跟我念”,接下来你所要念的内容,是念一句话让他用一辈子。如果不是这一种文章,你就不需要教了。所以你的教学就变成,教他一分钟就让他终生受用不尽,而且他学会文言文之后,白话文就不需要学了。所以我们只教一种,就得到很多种,达到我们教育的目标,我们的效率是很高的。

 

为什么说学会文言文,白话文就不要教呢?我们想一想所有作白话文作得好的人,他们都是读文言文长大的,胡适之、徐志摩、朱自清,通通会作古诗,会作古文。鲁迅、老舍,读经长大的;钱钟书、沈从文,读经长大的;梁实秋,读古书长大的;台湾有一个很骄傲的人,叫李敖,他很自负,他说,当今时代白话文作得最好的人是谁呢?如果三百年后要选举现在这个时代白话文作得最好的三个人,你知道是谁吗?他说第一名是李敖,第二名是李敖,第三名还是李敖。李敖自己认为白话文作得很好,李敖的父亲是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的,李敖的父亲是国文老师,李敖小时候多多少少也读过几本古文,要不然他的白话文不可能作得这么好。所以各位,你要学白话文吗?请你读古文。那么我们读什么古文呢?我们读最好的古文。具有最高深的意义又最优美的古文,就是经典之作。唐宋八大家,通通学经典来的,但我们要学唐宋八大家,不必读他们的书,读经典就好了。还有,这些古文所蕴藏的人生宇宙的真理,可以供我们安身立命之用,所以读了这些古书之后,可以提供我们许多人生的指引,让我们能够得到一种智慧的开发。我们要了解一个民族的思想,一个文化源头呢,我们要读他们的经典,所以中国人应该读中国的经典,了解中国人的智慧。如果我们将来要跟世界其它的民族融合为一,我们要学西方,我们也应该读他们的经典,所以中国人应该读读《圣经》。纵使你不信基督教,也要读他们的《圣经》;中国人应该读读佛经,纵使你不信佛教。我们不是把它当作宗教来看,我们把它当作人生的智慧。所以我们推广读经,不只是叫我们读四书五经,我们也同时读《老子》《庄子》,我们也可以读读《唐诗三百首》,因为这些都是人类共同的文化遗产。

 

现在在台湾,除了读这些之外,我们的孩子也在读《圣经》。用什么读《圣经》?用英文读《圣经》。这些孩子多少岁呢?三岁、五岁、六岁、八岁。他们也读莎士比亚,他们几岁呢?三岁、五岁、六岁、八岁。他们懂不懂呢?他们完全不懂。不懂有什么用呢?你等十年再来问我。教育是该怎么教就怎么教,十三岁之前,应该奠定他的基础的时候,我们就奠定他的基础。什么叫奠定基础呢?就像盖一百层高楼,我们先挖三十层的地下室。你在挖地下室的时候,你什么都看不见,但是没有地下室就没有高楼。所以你不要问他有没有用,不要对他说你讲给我听、你表现给我看啊、现在不表现,你就想,学了没有用嘛!你安知他没有用呢?所以,我们不要短视近利啊。做一个教育家,一定要有十年二十年的眼光,我们一定要知道人类是这样子慢慢发展的。十三岁之前有十三岁之前应该做的事,就是像电脑一样,先输入最好的资料、最有用的资料,等到十三岁之后,有了程式它自然会运作了。程式从哪里来?上帝老早就摆在我们的生命当中了,不要你去烦恼。我们现在只烦恼有没有给我们的孩子够用的学问,我们不烦恼这些学问将来他到底会不会懂。我们烦恼方向错了,我们只烦恼他懂不懂,于是我们就不给他学问。不给他学问,纵使这些很浅陋的东西他都懂,全部懂,将来也没有用!我们教得很辛苦,他懂得很困难,结果一辈子没有用。所以我们现在要改过来,我们教得很轻松,他读得很愉快。为什么读得很愉快呢?因为不要懂,他就读得很愉快嘛。只要叫我读,这还有什么不愉快的呢?

 

为了证明我们的教学是可行的,现在我们要做个实习,我们来实验看看刚才那一句教学的名言“小朋友跟我念”到底有没有效。如果没有效,我们以后不要教读经;如果有效,请你就这样做。因为大家人太多,不能一个一个实习,现在我做代表,我当老师,大家当小朋友,我们来实习一请你务必变成小朋友,你不要跟我作对。小朋友是可教的,大人已经没办法了,所以你一定要变成小朋友。好,我现在有一本书,你手里也有一本书……我们假装有。你没有书,没有关系啦,没有书用影印的,没有影印抄黑板。如果是幼稚园小朋友呢?最好也给他一本书。你说,幼稚园小朋友又不认识字,甚至连拼音符号都不认识,你给他书干什么呢?我告诉各位,让他看着书,他就同时学到认字。一个孩子什么时候可以开始认字呢?从他有眼睛开始,他就已经可以认字了。你家的孩子如果会认他床上的天花板,他已经会认字了。因为我们所谓的“字”,是一种图案,他会认图案就会认字。小朋友认字跟我们大人不一样,我们大人是要了解这个字怎么写,怎么结构,什么意思,我们才认字,儿童不是这样认字的。我们现在国民小学教儿童认字用的是非常笨的方法,因此我们教得很痛苦,学生学得很难过,而到了六年之后,我们只学到两千多个字。学两千多个字要学那么久吗?现在台湾的幼稚园做读经认字的实验,只要一两年、两三年,大班毕业的孩子就能认三千到五千个中国字,中国字老早认完了。认完中国字的孩子就可以去看书,越看书就越认字,越看书就越吸收知识。所以在幼稚园还没有毕业的时候,他的知识已经超过国小六年级的学生了。这是很自然的,没有压迫他,他自己要的,自己会的。所以幼稚园小朋友读经,也给他一本书,他拿颠倒也没有关系。

 

小朋友跟我念

 

现在我开始教学,教大家,教我们这一班四百多个小朋友。小朋友跟我念:“大学之道,在明明德,在亲民,在止于至善……”你看,我说大人没救了吧?如果是小朋友呢,他不知道念到多大声啊,我们这一批大人没有精神。再一遍:“大学之道,在明明德,在亲民,在止于至善。”啊,很有进步,老师很高兴,再来一遍:“大学之道,在明明德,在亲民,在止于至善。”你看,台下有小朋友,他们念得最大声,而且那个只有三岁的,他也在念了。为什么不能念呢?现在念了三遍了,请各位一边看书,要念好哦,“大学之道”,预备,起:“大学之道,在明明德,在亲民,在止于至善。”哦,念得很好。男生念一遍:“大学之道,在明明德”。女生念一遍:“大学之道,在明明德”。第一排念一遍:“大学之道”。第二排念一遍:“大学之道”。第三排念一遍:“大学之道”。第四排念一遍:“大学之道”。第五排念一遍:“大学之道”。大家在一起念一遍:“大学之道,在明明德”。眼睛闭起来念一遍:“大学之道,在明明德”,眼睛张开来念一遍:“大学之道,在明明德”。书合起来念一遍:“大学之道,在明明德”。书打开念一遍:“大学之道,在明明德”。然后站起来念一遍:“大学之道,在明明德”。坐下来念一遍:“大学之道,在明明德”。全体再念一遍:“大学之道,在明明德”。这一边念:“大学之道”,那边再念:“在明明德,在亲民,在止于至善……”会背的小朋友举手!

 

只要三分钟,80%的小朋友都会背这几句话,只要他会背,我们就达到教育的成果了。懂不懂?不懂。有什么用?你不要问我这个问题。他读三分钟不懂,他再继续读三分钟,他可以读五句、十句。他读一百句不懂,读一千句呢?一千句不懂,读一万句呢?你敢说他不懂吗?什么叫作懂?这是一辈子要懂的!他每一年都懂得不一样,这叫作智慧的学习。纵使不懂也没有关系,他把它当作儿歌来唱。我们以后教儿歌,不要再教“哥哥爸爸真伟大”了,就让他这样子念书,抑扬顿挫、铿销有声,琅琅书声,其乐融融。他在念书的时候,就是右脑在开发,他在做数学的时候,是左脑在运作。左脑运作会产生毒素,会毒害我们的心灵,毒害我们的身体;右脑活动会产生良好的身体的滋养。所以我们大人如果也来读经,你就不必用许多的美容品,你也会永保青春。因为你不用左脑思考,你用右脑嘛。所以我们教儿童读经,是非常容易、非常有趣的。而且越小的孩子读得越大声,越大的孩子就读得越没有兴趣,等到上了初中他就几乎不读了。因此,到了初中的学生,请老师跟随家长一定要特别地鼓励,因为到了初中已经快来不及啦,他能够跟你念,他也能够成功,不过他的成就比儿童就小多了。因为儿童在念的时候同时增长他的记忆力,到了初中我们的记忆力已经发展完成,他能够记多少算多少,已经不能够增长记忆力了,所以千万要在儿童时期就教完。怎么教完呢?我现在介绍一种教读经的基本的进度。基本的进度是每天一百个字的新的课程——一百个字大概半分钟可以念完——那我们让他念一百遍。念一百遍,几乎全部的人都已经会背了。然后我们让会背的小朋友一百分,不会背的小朋友也一百分,每个人都一百分。一百个字、念一百遍、每一个人一百分,我称为“三百读经法”。我再讲一遍,第一个一百:每天进度一百个字。然后让他把这一百个字想办法念一百遍。用什么办法念一百遍呢?如果在家里早上念十分钟、中午念十分钟、晚上念十分钟、睡觉之前念十分钟,也就差不多一百遍了,一定会背。如果是学校老师呢?那更简单了。自习的时候那个十分钟,每节打上课铃就教全班来读经,当做收心操,顺便安定他的心情;每节课读三分钟,一天七节课就读二十分钟,也读了四十几遍了,然后回家再教他读个二三十遍,他就读一百遍了。读一百遍后,有90%以上的小朋友都会背,那还有几个小朋友不会背怎么办呢?他纵使不用功,他已经听人家念了几十遍,我们也把文化传给他了,所以不一定要会背。只要念一百遍,每一个人都一百分。只要一百分,小朋友就很高兴,尤其越多人一起念越高兴。所以家里教一个小朋友往往不成功,你必须把他的朋友都找来,七八个小朋友在一起念,你来当老师,教好自己的小孩,也顺便教别人的小孩,对别人的家里是一大功德。其实呢,是别人家里的小孩来陪你家的公子哥读书,不然你家里的孩子一个人读不好,这是共同受益的事情。那么如果社区读经呢?不要分年龄,两岁、七岁八岁、十岁二十岁,甚至父母都应该陪着念。父母以前没有念过,现在陪着小孩念这些书,父母有进步,老师进步更大。读经现在推广到学校读经,乃至于我们现在正想要设实验学校,这个学校以读经为主要课程。读经了以后,小朋友不止语文进步,他的头脑受到开发,带动所有的功课都进步。所以如果你家的孩子数学考不好,你不要去补数学,没有什么用的,请你来读经,读经以后数学就考好了,因为他的潜能开发了。如果你认真教读经,一天教一百个字,你想一下,一年算作三百天,他就可以读三万个字。三万个经典的字在他的头脑里面,你看他的程度有多少?这是你预测不到的。如果你让他念两年、三年,九万个字的经典在他头脑里面,这一辈子他的语文素养你就不用担忧,而且他的人品你也不要担忧了,父母亲天天躲在门后偷笑就好啦!而这个教读经的老师呢?教到这个地步以后,老师就轻松了。为什么呢?他们自己管理自己。他们会体谅他人,他们会体谅老师,班级秩序不用你操心;他们的头脑开发了,各种功课学得都非常地容易,到最后不是老师懒惰不教书,乃是这些小朋友不必老师教,他们就会了。台湾有一位老师听了我的话,在班上开始读经的教育。他怎么教学的呢?要不要改变课程呢?不需要。他利用各种零零碎碎的时间,加起来一天大概有六十分钟的时间,让小朋友一直反复今天的功课;有些小朋友反复十遍、二十遍他就会背,他就不用看书了,非常高兴,摇头摆脑地读。不会的小朋友呢?老师也不逼迫他,他可以看着书读。这样子一天教下来,他也已经练了七八十遍、一百多遍,回家再复习。有的小朋友在路上就复习好了,于是大多数的小朋友都会背。这样子经过一个月、两个月之后,这一班的秩序就好转了,老师不必操心,这一班的功课也进步了,语文进步,社会科进步,科学科进步,到最后数学也进步,老师就几乎不要教了。所以这位老师现在的教学变得很轻松,而这些小朋友所得到的智慧一辈子受用不尽,他们一辈子感激老师。三年之后,学生毕业了,家长非常感谢这位老师,成立一个毕业后家长委员会来支持他;这些学生每个月回来看老师一次,这是他教学十几年来所没有的现象。因为他这几年教了读经,他的班上的同学背完了《论语》《大学》《中庸》《孟子》《老子》《庄子》《唐诗三百首》《易经》《诗经》,把这些书都放在他的心灵当中,一辈子受用不尽。经过这样训练的小朋友,他们读书的能力很强,所以老师又鼓励他们阅读课外读物。一年之内,有些小朋友就看了一千多本书,三年就看了三千六百多本书。这些小朋友的学问超过老师,所以老师不仅是不必上课,老师也不敢上课,因为小朋友会说,老师你说错了,不是这样子的,他们的知识量超过了老师!

 

我们如果用这个方法,同时教英语,小朋友的英语程度进步也很快。刚才说过台湾已经在实验英语的教学,这我们不叫作英语读经,我们叫作英文读经。英文读经是什么意思呢?就是让他把英语世界的人一辈子要讲的话,在一年到两年之内学完,以后几乎不要再学英语了。所以我们并不主张你跟他做口头的练习,这样子的进步是非常缓慢的,纵使你跟他做了口头练习,他也只学到儿童英语。他长大以后其他更深的英语怎么办呢?所以我们的英语只教句型,教九百到一千个句型,每天背两句,一年半把一千个句型背完,他一辈子的英语已经学到相当的程度。不过这些还不够称为英文读经。什么叫英文读经?我们把英语世界最好的作品拿出来,五十遍、一百遍叫小朋友反复地读,反复地听,他就把这些英语世界重要的作品放在他生命当中了。将来长大以后,他到了国际上去跟外国人做生意,你忽然引出一句耶稣的话,他忽然引出一句莎士比亚的话,我看外国人更高兴,可能生意就给你做了。我们要了解其他的民族的心灵,我们要从他们的经典入手。而这个经典,要从儿童时期开始读。儿童只要多听、多练,让他完全札根在心中,在他生长的历程当中,遇到应该开发的时候他就有机会开发。等于你扎下根基,这个根它会长芽,会长枝,长叶,最后开花结果。这种教育是这么样地简单、这么样地深远有效。

 

最重要的是,这一种教育并没有排斥其它的教育。一个有文化教养的人他也同时可以有科学的专门知识,一个有传统智慧的人,他也可以过现代化的生活。在最后我举一个读经成功的例子来作为各位的参考。这一个人就是杨振宁博士,他是物理学诺贝尔奖得主。杨振宁先生曾说:“我十一二岁的时候就已经展现了数学的天才,如果这个时候父亲教我数学,我对于微积分、高等数学应该就能够了解,但是父亲总是不教我,于是我就自己去找书来看。那些书都是英文啊,法文啊,德文,我看不懂拿去问父亲,父亲告诉我慢慢来,没关系,以后再说。在十二岁那一年暑假,父亲请一个老师来教我读《孟子》,叫我把《孟子》背起来,我背了半本,十三岁再背半本,从此以后我人生遇到问题了,我就想起了《孟子》……”

 

胡适之十三之前读了这么多古书,他没有变成书呆子;杨振宁读了这么多古书,也没有变成书呆子。现在我们的小孩,只要读过三年经典的,我就说这孩子应该可以读《资治通鉴》,所以现在的台湾的孩子,已经有好几个人做了实验,已经看完《资治通鉴》。这一次巡回演讲我回去以后,也要发起儿童读《资治通鉴》的活动,将来台湾的孩子,会有十个、百个、千个、万个在小学之前读完《资治通鉴》。意思也就是说,在十三岁之前,奠定他一辈子人文教养的基础。这些孩子在学校里面,通通都是品学兼优,而且各科平均发展,将来他要做医师,做科学家,做艺术家,通通可以。因为这些读经的孩子,不仅是学校功课好,他去学小提琴,学钢琴,也学得比别人用心,学得比别人还要快;他去学美术,比别人还要有创意;他去学游泳,比别人比较不会沉下去。

 

我们在这里的孩子是很有福气的,我希望新加坡的孩子能够从小接受到华文、英文,或是更多语文的经典教育。读了经,其它的语文就容易学习,读了经以后,我们头脑开发了,水涨船高,读其它的书,就非常容易。我希望我们因为读经的教育使我们家里出好子弟,我们学校出好学生,我们社会出好国民。

 

今天演讲就到这里,谢谢各位!


【本站推荐】

 

待更新……

本文作者:王财贵,转载自:《王财贵65文集》第二辑《中外文读经理念与实务》(又名《一场演讲 百年震撼》)。如欲深入了解王财贵教授哲学思想与教育理论,请关注本站,或购买正版《王财贵65文集》进行学习。

(0)
王财贵的头像王财贵嘉宾
上一篇 2024年 6月 19日 上午6:40
下一篇 2024年 6月 22日

相关推荐

发表回复

登录后才能评论
扫码关注
扫码关注
分享本页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