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否需要先读蒙书后读经典?

善问者 蒙学小学 50

关于王教授的观点,不才以为:……

以上均为不才愚见,敬请批评指正。

回复

共1条回复 我来回复
  • 王财贵的头像
    王财贵
    王财贵,字季谦,祖籍福建,1949年生于台湾。文礼书院院长,全球读经教育首倡者,当代著名思想家,教育家,新儒家代表人物之一。师承掌牧民先生与牟宗三先生,五十年勤学会通中西文化,五十年体证接续儒家道统。继承并传续阳明“心学”,提出“格物致知”新解。以一元带动多元, 提出“全盘化西”。以孔孟理想、康德哲学及天台判教为宗,以高度的智慧,阐明教育之一目的三原则,构建圆融无碍的儿童读经教育。
    评论

    多谢响应,受益良多,批评指正,愧不敢当。亦云各抒己见,讨论观善以求其当而已。以下愚意,则请指正也:

    下面引用由春秋遗民在 2011/06/16 10:31am 发表的内容:

    一、 蒙学书籍,不仅是识字之书,更是培养儿童汉语语感的最佳读物!……

    所言诚有是者。尤其处今语文教育大失其本之时,斯言更见忧世之意,发人深省。

    章氏炳麟于民国十七年(一九二八),即体制小学白话文教育通行九年之后,曾改编三字经,有谓:"余观今学校诸生,几并五经题名,历朝次第而不能举,而大学生有不知周公者。乃欲其通经义知史法,其犹使眇者视跛者履也欤!今欲重理旧学,使人诵诗书窥记传,吾之力有弗能已。若所以诏小子者,则今之教科书,固弗如三字经远甚也。"
    此虽专举三字经而言,扩而大之,诸蒙书亦当同功也。故来文推介"蒙学书籍",在此只许儿童读白话,不许读古文之时代下,确有相当警示作用。
    然若真以为蒙书是"培养儿童汉语语感的最佳读物",其中所谓"最佳读物"之判,则似未免于太过,有违孔子若有所誉,其有所试之旨。
    盖蒙书大体以易读易解为准,易读,则欲其琅琅上口,易解,则内蕴稍嫌浅陋。欲其琅琅上口,则以短句押韵为之,而短句押韵,乃人工化语言,非自然语言也。如果长篇而又自限于表述特定内容,如三字经千字文一类,要包天包地,则人工化太过之结果,虽在大家作手,未免凑字成句,依违成章,常有不得体之语句与结构。若说作为儿童补充教材游戏玩物,则可,若赞之为最佳读物,恐不堪斯任也。试想:论汉语之美,三百千千,孝经弟子规之文,能抵唐诗三百首否?能抵古文观止否?能抵诗经汉赋否?能抵论孟老庄诸子否?
    且自教育效能上说,是读论孟老庄,然后易读三百千千?抑能读三百千千而后易读论孟老庄?吾以为苟熟读论孟老庄,则三百千千不理自会也。
    又,熟读论孟老庄,或以论孟老庄之字制卡而教认,其识字之功,亦不减于蒙书也。
    蒙书当然可以选为儿童语文教材,效果比白话文好。自古以来,尤其当今之世,白话文乃最劣之汉语教材,任一种古书,皆较之为优也。故如对今人说宜蒙书,吾以为高矣妙矣,然不必以为识字及语感之最佳教材也。
    若自蒙书读起,渐及经典,犹恐误了时光,何况念兹在兹以蒙书为重乎,恐其为过不在小也。

    1个月前 0条评论
扫码关注
扫码关注
分享本页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