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经与才艺教育、特殊教育

学任何东西都有教育的效果,但“物有本末,事有终始,知所先后,则近道矣”,要看学习的效应如何,以决定先后次序或分配恰当比率。

 

人类最先发展,且与心智之增进相关较明显的能力是耳听,其次是眼看,其次是口说,其次是手动。故学乐器是有益的,但较少人知道从小学乐器除了能自娱娱人之外,其最大的功效是因为训练了眼耳和手指,同时增长了许多学习其他学科的智能。而读经则训练了眼耳和口舌,其增长智能之效用更甚于乐器,且所读的书之内容,对整个人生的作用,是不可计量的。

 

依据人类能力发展的时间顺序,语文的发展在先,技能的发展在后,也即是口的训练在很早即应开始,愈晚训练效果愈差,错过时机,则甚为艰难。而运动神经发展较慢,故有关手指弹乐器及其它才艺的训练不必太早,太早,则费力很多而收功很少,白费了心机。晚一些,则费力较少,而收功较大。甚至十七八岁再学,都没关系。(当然,如发现天才,或要培养演奏家,另当别论。)

 

所以,先读了经,再学才艺,不仅来得及,还可学得更快更好,两者可以得兼。但先学才艺,再读经,对读经的帮助不大,且可能就来不及了,只能成就一面,真是得不偿失,将悔不当初。读经并不是一切,只是人生发展有个先后,所以教学必须有个缓急之次序;而人生价值有个本末,因此课程必须有个轻重的比率。

 

以下从读经教育理念的观点,对几项常见的才艺教育提出一些建议,以供参考采择:

 

一、美感教育

 

美感是人类非常重要的一种教育。一个人心中有美,性情优雅,他的生活就自然滋润,自然有趣味。一个人要有趣味,不要干燥,不要荒;一个人要滋润,像春天来的时候,万物都能够在心中滋长、生发;这就是美的感受,而且能够把美放出去。心灵优雅的人,他的环境就会比较的干净,所谓心中不脏乱,环境就不脏乱。现在如果遇到社会上有很多人随地丢垃圾、讲话粗俗、没有耐性、急躁、小器,都是因为胸中缺少优雅的教育。所谓以德治国,首先要让一个人优美起来,就是美感的教育。美感教育最主要有两科:音乐跟美术。

 

以这两科为代表,可以看出现在教育的问题。音乐跟美术离科学最远,本来不必按照教科学方法教,但是如今的音乐课本和美术课本,完全是按照科学方法编出来的,即越小的时候,学越简单的音乐或美术。而这样教,并不能达成教育的效果。

 

依照读经教育的基本原理,非科学的科目,可以用非科学的方式来学习,也就是说,不一定要用理解的方式来学习。美感的培养,是靠幼年时代,乃至于从胎儿开始,就应给予耳濡目染,以作为一生熏陶的根基。所用的教材就是经典—古典音乐、经典的美术作品。

 

二、书法教育

 

书法是一门最具中国特色的古老艺术。人们在使用汉字的过程中不断探索,总结书写技巧,并加以改进、充实、提高,注入个人的思想情感,审美意趣,使书法艺术气象万千、绚丽多姿。几千年来书家殚精竭虑,创造出了不可胜数的书法艺术精品,是中华民族宝贵的文化遗产。

 

写一手好字是一个中国文化人必备的基本素质之一。字写得好的人,历来都受到人们的尊重。现代社会,由于电脑的普及,汉字的实用书写已经不那么重要了,人们对书法艺术也越来越陌生,甚至连基本的书写都有困难,许多人的书写不堪入目,中小学生的汉字书写能力尤其令人担忧。

 

书法不仅是写字,它更体现了一个人的文化修养和道德情操,因此,培养书法艺术修养是一件值得重视的大事。

 

习书法有两种路线,一者技艺表现,一者美感内涵。前者,宜按近及远;后者,则无所谓远近,以接近名帖,熏染艺术为主。当然此二者相辅相成,但何者为主,要看教者所设定的目的,又与年龄亦有些关系,如两三岁孩子学书法,自宜以后者为重。故让初学者写甲骨文,不必是定然,但亦不必见怪也。

 

有关“识字”与“书法”的教育理论,大意如下:

 

1、语文教育,是从“识字”开始,进而为“书写”→“理解”→“运用”。

 

2、“识字”教育要越早越好,孩子会张眼看字时,即可以大量识字。可以用“煮汤圆理论”,大量读经、识字,只要有印象即能认字,不见得要理解,或是能运用。

 

3、硬笔字的学习:书写能力,必需具备两个要项:肌骨发展以及空间观察和组织的能力。儿童肌骨的发展要成熟,才能作象样的书写动作,如果写硬笔字,一般要六岁以上,若要把笔法结构控制得更精确,骨格肌肉要更成熟,则需到等到十岁以上。太早学写硬笔,对孩子身心是一种戕害,又极可能养成不良的书写姿势,贻害终身。其实人类的头脑、心智对姿势和用力的学习,以及对字形完整的观察、书写时的组织、架构的诸种能力,都是属于理解的能力,而人类的理解能力,是会随着年龄而慢慢发展的,年龄一到自然会成熟。所以识字可以提早,写字实在不需要提早。

 

教习书写硬笔字,和毛笔字一样,要先注意笔法,运笔要有起笔收笔,要有快有慢,笔笔曲中带直,直中带曲。总之,笔笔是“活”的,字看起来,即带劲道。至于结构,慢慢要求,不必太急。至于硬笔字教学的教材与教法,王财贵教授发明了一种简单的搭配,即选一种古人的小楷名帖,放大或缩小至一般原子笔字大小,然后影印多份,照着描,或照着临,如果是中小学生,每天十五分钟,临写个百来字,大概半年就上道了。他一辈子写字就有一种劲力生动神韵优雅之美。

 

4、软笔字的学习:软笔字,即毛笔字,即所谓的书法,不仅具有书写达意的实用价值,还有很高的艺术价值。练习书法,有广义与狭义之分。一般所说的书法,是狭义的,即讲究起笔、收笔的劲力,间架结构的严谨,都有相当轨范的技法与章法,此种学习要等到头脑、心灵的组织、空间理解能力发展成熟才能训练,大概要等到小学三、四年级之后。

 

至于广义的书法教育,可以归类为美感教育,即把书法看成是书写的艺术。艺术的学习,有鉴赏和操作两层,书法鉴赏,应从多看入手,从出生就可以开始熏染了,即让婴幼儿多看书法名帖,如王羲之,颜真卿、柳公权,欧阳询等名家字帖。而两岁即可以握大笔,照著名帖涂鸦,握大笔,所用的大肌肉,而不是小肌肉。虽不成章法,但已有熏染的作用。

 

正式教习写字,理宜先教毛笔,有了笔法和结构的基本观念后再教硬笔,即顺理而成章。

 

但在今天的教育观念下,家庭是少有书法教育的,而上了义务的学校,从小学一年级起即以写硬笔为主,大部份的中国人,一辈子与书法绝缘,这可以说是时代造成的不幸。

 

三、体育教育

 

如要学体育,最好是学中国武术或印度瑜珈。因为不仅锻炼筋骨皮之效果不亚于西方之各种体育活动,另外,对精气神之锻炼,则是西方体育之所欠缺。

 

所谓“体育”者,顾名思义,应是“对身体的教育”。中华民族自古以来,对身体教育的学问,不仅起源甚早,其品类繁多,虽人为而本乎天然,由运动而通于医理,自生理而上达性灵,讲技艺而尊尚德行。其中有动有静,而且寓动于静,静中涵动;有内有外,外练而固本,内练而发强。合天人身心动静内外术德而为一,可谓博大精深,技进于道,而通称为“武学”,这也是中华民族智慧之一大表现。可惜自民国建国,提倡全盘西化以来,在位者对此智慧有意鄙视,社会民间也因而日渐生疏,社会学校流行所谓“体育”者,大体以西洋为标准,固亦有其精采处,但总觉偏重于“外练筋骨皮”,而无所谓“内练精气神”。吾人认为这不仅是中华民族的不幸,亦是整个人类的损失。

 

反省过去,盱衡未来,眼见新的时代已然来临,吾人实应以更大的心量,既已吸收西方之长处,亦当恢复自家之智慧。恢复之层面多方,但最重要而有效的作法是从儿童的教育开始,以期往下扎根,向上结果。

 

读经之余,宜辅以武术的教育,此孔子所谓:“有文事者,必有武备;有武事者,必有文备”。

 

而有关体育,只要正统武术即好,内家外家均可,或内家外家均需,因为儿童发育之期,外家之架子大动作猛,有益于筋骨之发育。如无优秀的武术教练教习,仅教习一些普通招式亦可,如有人问:这样摆摆样子,岂不与西洋体操相差无几?但孔子说:尔爱其羊,我爱其礼,从形式面说,给人的观感已相差甚远,从实质来说,又可为将来入门进阶作准备,其身体教育的效用已大体达成。

 

而且,如果儿童普遍都有武术的学习,虽招式不一定准确,拳脚不一定有劲。只要形成风气,则中国武术复兴,即有希望,且将影响及于全世界。

 

四、特殊教育

 

根据英国利物浦大学的研究,研读文豪莎士比亚、乔塞及华兹渥斯等人的经典巨著不仅有助脑部灵活,还可以防止老人罹患痴呆症。参与调查的影像专家罗伯兹指出,当受试者阅读特殊的文藻词汇时,因为脑部需要重新思考究竟真实内容的意义为何,并试图要了解,脑部的活动也因此明显的立即活跃起来。专家强调,调查结果明确显示,阅读古典文学作品有助心智发展,不应只是专家研究,更应列入基础教育,并推展给老人,让头脑“不打烊”。

 

英国研究人员还发现,说汉语的人可能比说英语的人更多地使用大脑。研究人员说,说不同语言时,人的大脑在以不同方式破译语言。说汉语者讲话时会同时使用大脑两边,而说英语者只使用大脑一边。这项研究不但能够促进了解大脑处理语言的过程,或许还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找到更好的办法,帮助人们在中风或者脑部受到类似损害后重新学习,掌握语言技能。

结合这两项科学研究,可以得出汉语经典有助于脑部治疗的结论。一般来说,学习有障碍的儿童,最初都会表现在语言障碍中,而读经是解决语言障碍的最佳管道。

 

对智障儿童施与大量读经的教育。亦即以读经为教学主要方式,以观其治疗成效。这种教育既简单,又不花费,无需老师太劳累,且无需太多的专业培训,而成果应当是最好的——因为合乎心智发展原理——语文学习,其成果,既供一生所用,而语文学习之本身,听与念,乃是人类智能发展最佳之训练,它关涉到大量的脑神经的运作以及多方面的心智功能,所以也带动了脑力及各种心智能力的成长。读经正是大量听念的教育(其实,如果听念白话文,乃至听念报纸或电话号码薄,也有效,但既然都一样有效,为何不选经典呢?)。

 

但语文治疗,愈早愈好,三岁之前最佳,六岁之内犹易,不可以超过十三岁。

 

其他障碍都可以因读经的大量语文训练而改善,语言的障碍更非语文教育矫治不可了。此是最简易而有高效的方法了,其效果且不止改善语文能力而已。

 

对于有障碍的儿童的教学方法,并没有什么特殊,一切孩子都这样读,即先读论语或大学,而且是反复诵读而背诵,而且是一背再背,背得一篇《大学》流利了,语言障碍就改善了,其他方面的障碍也因此得到调节。


【本站推荐】

 

待更新……

本文作者:王财贵,转载自:《王财贵65文集》第一辑《新版读经教育说明手册》。如欲深入了解王财贵教授哲学思想与教育理论,请关注本站,或购买正版《王财贵65文集》进行学习。

(0)
王财贵的头像王财贵嘉宾
上一篇 2024年 6月 1日
下一篇 2024年 6月 2日

相关推荐

发表回复

登录后才能评论
扫码关注
扫码关注
分享本页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