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经之意义

首先,就教材说,“读经”,就是“读最有价值的书”。

 

“经”,本义是“织布的直线”,是织成一匹布的先导,引申为天经地义的常理常道。“经书”,便是涵蕴常理常道、教导人生常则常行的书。这些书自古流传,每个民族都有其历史上所有知识分子共认的“经书”,如中国的四书五经、印度的吠陀和佛典、西方的《圣经》等,大体都是给人安身立命的典册。她是人类智慧的直接表露,是创造文化、推动历史的动力核心。

 

今日我们提倡的“读经”教育,所说的“经”,定义可较为松动些,亦即说为:最有价值的书。范围是举凡经、史、子、集皆可,而且其价值亦可以由个人的认定去选取。只要你认为这本书值得你一读再读,即可自己选为“读经”之教材。(不过,你如真读破万卷之后,可能你也会同意古人之选取吧!)

 

为什么非要提倡读经,非要鼓励选读最有价值的书不可呢?因为我们所说的“读”,是“熟读”的意思。人的生命有限,熟读一些有高度价值的书,吾人可以直探人性本源,较轻便地吸取到人生的智慧,站在巨人的肩膀上,较迅速地启迪自己的理性。而后对属于应用性、专业性的学问,就可以事半功倍地吸收,并且眼界远大,胸襟开阔,可以对人生的各项活动,作一较为全面较为合理的规划与安排。这就是古人所说的“见识”,亦即现今所谓的“文化教养”。要启发理性,开拓见识,陶养性情,除“读经”外,恐怕别无切实可行之方。

 

所以,“读经”教育的提倡,是大家共同的责任,在我们的现代社会里,已刻不容缓。起初,“读经”的新闻见报后,一位耕莘文教院七十几岁的周弘道老神父特地来见我,对我说,他40余年来,时时想着如何挽救这个社会的文化,想不出一条路来,现在看到有人提倡“读经”,他认为这是唯一的有效之方。可见对自我文化的自觉与向往是不分年龄、不分宗教,甚至不分学派、不分政党、不分经济阶层的。

 

不仅台湾地区需要提倡“读经”,海外华侨社会想要延续中国文化命脉,维护书香家世,也需要让其子弟“读经”。尤其如果大陆要在开发经济的同时,照顾到文化人心的恢复,最简便有效的办法,还是从现在起,给儿童“读经”,二三十年之后,人心自然较为敦厚,国家也有安邦济民的大材可用。21世纪既已来临,中国人的世纪即将展开,希望未来的中国人,真是一个有天地之心有生民之爱的民族,希望那时的中国,是一个真正的礼义之邦,能带给世界真实的和平与安乐!


【本站推荐】

 

待更新……

本文作者:王财贵,转载自:《王财贵65文集》第一辑《新版读经教育说明手册》。如欲深入了解王财贵教授哲学思想与教育理论,请关注本站,或购买正版《王财贵65文集》进行学习。

(0)
王财贵的头像王财贵嘉宾
上一篇 2024年 6月 7日
下一篇 2024年 6月 8日

相关推荐

发表回复

登录后才能评论
扫码关注
扫码关注
分享本页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