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读经”问题之出现

“读经”本来没问题,但自从民国开国就有了问题了。1912年1月19日,第一任教育总长蔡元培下令:“小学堂读经科一律废止。”可见虽然清末的新制小学堂,也还是读经的。1912年5月,又下了第二道法令:“废止师范、中、小学读经科。”于是不只使读经的学生没有了,也消灭了可教读经的教师。同年7月,蔡氏且在全国第一届教育会议上提出“各级学校不应祭孔”的议案。他认为祭孔是宗教迷信,而想以“美育”来代替“宗教”,学校祭孔之风从此断绝。这连续的三个动作,对民族文化的继绝所关甚大,是中国教育史上应该大书特书的大事。等到1917年,白话宣言出来;1919年,五四运动起;1920年,教育部听从胡适之的建议,将小学语文课全面改用白话以后,我们国人便渐渐连一般古文都看不来,更不用说“读经”了。

 

这八十多年来,老、中、青三代的中国人,已经是不敢(也真不会)读经了!而中国人是不是因此更理性了?中国社会的文化教养是不是因此更提高了?是不是因为充分西化而更为外国人所敬重了?当然历史不可重复实验来作比较,不过,在一般人的心中,总难免有一些隐约的痛楚。切身的问题是:他的语文程度不够,他看见左右的人心量不广、涵养不深,他的人生态度无所依归,理想不敢坚持。其次是:感受到社会正义的日渐消亡,君子之风的日渐远去,短视近利、诈虞日盛。尤其是近来犯罪率的增高,犯罪年龄层的降低,校园暴力事件的频传,显示了人心的极度空虚,人生方向感彻底的失落!这其实就是整个社会只顾发展经济,而未能相对地提升国民文化教养所必致的后果。知识分子也愈来愈强烈地感受到:没有自我文化的民族,托钵乞怜的结果,纵有再大的天才本事,终究不能参与世界文明的创建,而为其他民族所轻贱。

 

穷则思变,剥极必复。我想,这应该是对80年来的文化心态做反省的时候了!或许社会上其他的人各有其想法与做法,而我则认为当务之急是:“教育”的革新,尤其是“文化教育”的落实。这是固本培元的工作,虽然收效在十年百年之外,但今日不做,必贻明日之悔!

 

而真要使教育落实,则不能是空喊口号,不能是表面浮华。须自小者近者切实做起,亦即从根基做起!这小者近者,而又是最根本最切实的教育革新,即是:普遍恢复读经的教育。尤其要自儿童时期即开始,因为等到初中高中青少年时期性情“沸腾”起来,就来不及了,与其到时“扬汤止沸”,不如及早“釜底抽薪”,此即古人说的“童蒙养正”。“养正”之方,应以读经为最方便!以这一种最简易可行但却最实际有效的办法,从根做起,来救助文化,扶持人心。可行与否,有效与否,我现在愿提供我个人的浅见和实验的心得,请社会上关心文化教育者共同思考,共同检验!


【本站推荐】

 

待更新……

本文作者:王财贵,转载自:《王财贵65文集》第一辑《新版读经教育说明手册》。如欲深入了解王财贵教授哲学思想与教育理论,请关注本站,或购买正版《王财贵65文集》进行学习。

(0)
王财贵的头像王财贵嘉宾
上一篇 2024年 6月 7日
下一篇 2024年 6月 8日

相关推荐

发表回复

登录后才能评论
扫码关注
扫码关注
分享本页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