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人读经之基本理论

基本上,任何人都可以读经,也应该读经。

 

不过,在读的心态和方式上,成人和儿童有些不同。本手册虽旨在提倡儿童读经,但成人其实也可以读,如成人能认同并开始读经,对儿童读经亦将有更深切的体认。故先说成人如何读经:

 

由于时代风气的影响,一个现代人已很难兴起“读经”的念头了。即使真的有意愿想去读,也跨不过第一道难关,即,连文字都不懂,怎么读起?这一困结关涉重大,若不详为解说,以先解除其心理的障碍,则一个人将永不能读经,兹请解说如下:

 

有些人认为读经是一件困难的事,非一般人所能胜任,胡适之喜欢举王国维为例,说王国维那样的国学大师,都自己承认《书经》还有十分之四、五不懂,《诗经》还有十分之一、二不懂。你凭什么敢说要读经?而且自己对经典只是一知半解,又凭什么敢说要教人读经?

 

这种意见流传了六七十年,直到现在,我们社会中,如有人想“读经”,一定会有旁人耻笑:你不懂,怎敢读!甚至连读的人自己都会暗示自己,不懂是不能读的,于是大家就不敢尝试了。

 

其实,这种观念混淆了学术层次。王国维是一个“学究”,一个“专家”,他所说的不懂,是指“文字训诂”上的疑难。而自古以来,读书人所说的“读经”,其主要用意是为了要承接文化,开启生命,而不是在于文字训诂的斤斤计较。所以经典上纵使有些文字是千古之谜,也不碍代代贤哲辈出。为什么一些字句不懂就不能读呢?再进一步说,纵使单从语文能力方面看,胡适的推论也是不通的。如果按照那样的说法,不懂就不可以读,不可以教,那么我们应该自己反问:如不去读,不去教,何时才会懂?也就是要问,到底我要懂了才读才教,还是读了教了才会懂?如果不懂就不可以读不可以教的话,刚好一辈子不能懂,于是就一辈子不可以读不可以教,整个社会愈不懂愈不读不教,愈不读不教愈不懂,这就是当今天下所以经典沦落,传统解体而文化颓靡的主要原因了!

 

这种风气,不仅已使中国人不敢“读经”,学术界教育界过分提倡白话文的结果,甚至使全民子孙连“读文言文”的能力也一齐丧失!此事所关重大。

 

自古以来,中国读书人都是文言、白话兼擅的。正式书面文章用“文言”,游戏之作用“白话”。以文言为主、白话为辅,所以不仅文言文写得好,要写白话文更是得心应手。举例而言,众所公认的古代白话文泰斗施耐庵、曹雪芹,他们本来就是饱读诗书的古文高手!再如近人胡适之,他的白话文写得好,其实并不是天生的,他是从四岁开始就读文言文了,他11岁就读《资治通鉴》,13岁就读《左传》了!其他民国二三十年代的白话文作家,如徐志摩、朱自清、鲁迅、老舍、钱钟书、沈从文、林语堂、梁实秋,个个无不是经典满腹的。

 

但是,多年来我们忽略了文言、白话本来可以并存的事实,我们几乎没去注意千古以来,经、史、子、集,所有书籍大体都是文言文,而近代以来,所谓“白话文大师”,皆有扎实的文言文功力作基础。本来古人只要以三五年时间学会读文言文,则上下3000年的一切书籍,皆可悠游其中,文言文不只不是文化传播的障碍,反而是一种使文化承继可大可久的设计。不能读文言文,就等于不能读古典书籍,就永远得不到传统文化的熏习。这必使此一民族的文化传承产生断层,甚至消亡。而丧失其传统文化教养的人,容易同时丧失其理性的反省力与创造力,这种效应已明显见于今日。如不及时解救,我们的社会将渐渐成为“没有文化而不适合人居住的社会”。只凭短短的白话文历史而立教,是把自己简化为浅陋;只一味学习西方,是文化的自我设限和矮化,从此中国将永远培养不出大人才来。看来,我们这两三代人,是白白被牺牲了。

 

须知,人很容易患的一种文化病态,就是“偏狭”两字。偏狭则不能容物,偏狭而过分即成“霸道”。“霸道”就是鲁莽灭裂,凡不合己见者,一律“打倒”,完全失去理性的涵容性和开展性。譬如喊着要“现代”,就认为必须打倒“传统”;喊着要“西化”,就认为必须打倒“中国”;喊着要“科学”,就认为必须打倒“玄学”。这些都和喊着要“白话”,就认为必须打倒“文言”是一样,是同一个心态下的不正常心理。这种必须“打倒”而后甘心的心态,其实就是近八九十年来中国社会的根本乱源!君不见到现在我们的社会还是一片互相“打倒”之声?

 

现在,我们在此摧残殆尽的情况下提倡“读经”,首先就要改正这种偏狭心态。我们当发挥涵容的精神,当确信:不只是文言白话不相妨害,扩而广之,文化素养与科学精神也不相妨害,东方文化与西方文化也不相妨害,传统智慧与现代生活也不相妨害。不仅不相妨害,这些同样都是从人类理性中开发出来的价值,文化是公器,其价值是普世的,一个有理性的人,面对各种文化成就,都该同时加以尊重,协同发扬,并且相信各种文化成就都是可以互相学习,互相融会的。

 

而中国经典的研读正是使中国人一面提升语文能力,一面启发理性、开拓胸怀的最直截有效的教育。因为从语文方面说,“经典”正是最优美的文言文,所谓“大文皆自六经来”,有了经典的语文训练,看其他的古文书籍就不在话下了,能读古文对白话文之欣赏写作也必多有帮助。从内涵方面说,“经典”是人生智慧的源头,是为人处世的准则,要修身养性、通达事理,以此最为便利。“经典”更是文化的根源所在,有了根源性的文化教养,很容易开发一个人的理性,而涵养出深广的心胸和能力。我们深信一个有自我传统底子的中国人,才能提供其所有而有所贡献于世界,这样反而才是西方人所欢迎的,反而会得到西方人的敬重。而如果一位留学西洋的中国作家、律师、医生、钢琴家或科学家,先具有深厚的中国文化素养,应该不会妨碍其专业成就,反而将因此而更富有创造的心灵。因为有了自我文化素养的人,才有足够的眼光来鉴察别人的文化,才有足够的能力来学习别人的文化。所以,想要彻底而深入地吸收西方文化,也须自己先打好基础来!否则,所吸收的,必停留在浮浅的枝末上,这大概是中国费了七八十年时间,而并未学得西方精髓的缘故吧!所以,消极的“全盘西化”的梦应该醒了,而应代之以积极的“全盘化西”。“化西”的意思是“消化西方文化”。“消化”是以自我为主体大方地吸收西学,消融而变化之,使西方文化之精粹“化归”为我的营养,以更充实我的生命。当然,要达到这个理想,必先要健全自我的文化体质和胃纳,自己健全了,才足以言“消化”。而要健全自我的文化体质,“读经”正是一条便捷有效之路。提倡全民读经,正是恢复民族文化活力的契机。


【本站推荐】

 

待更新……

本文作者:王财贵,转载自:《王财贵65文集》第一辑《新版读经教育说明手册》。如欲深入了解王财贵教授哲学思想与教育理论,请关注本站,或购买正版《王财贵65文集》进行学习。

(0)
王财贵的头像王财贵嘉宾
上一篇 2024年 6月 6日
下一篇 2024年 6月 7日

相关推荐

发表回复

登录后才能评论
扫码关注
扫码关注
分享本页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