闽南语古音读经

善问者 其它 28

近来读《论语别裁》,南怀瑾先生提到闽南语乃中国之古音,但其究竟到底没有讲清楚,所以,请教各位,有谁知道其来龙去脉,望不吝赐教一二!

回复

共5条回复 我来回复
  • 好学者的头像
    好学者
    学而时习之,不亦说乎?
    评论

    其究竟也讲不大清楚。语言学界根据他们的学术研究就是这样认为的。

    大体是中原政权逐渐南下,跑到福建去,在当地稳定下来,并且没有被新的北方民族的语言改变而侵扰,这样就形成了南方话,如:闽南话、广东话等。

    比较典型的例子是泉州,大概是五胡乱华的时期,晋朝的士大夫率领家族南下跑到了泉州。后来无论北方语言如何改变,泉州话都没有多大变化。也就是说泉州话大体保留了早期魏晋时期中原语言的影子。

    客家人大体是宋朝时期南下的家族形成的部落。他们大概保留了宋朝时期的中原语言。

    现在的普通话几乎完全是新兴的语言。是清朝入关以后的北京话。很多人开玩笑说“满族人汉语没学好,讲成了今天的北京话。而全国人民向领导学习,就说成了北京话的样子。”后来中华民国制定普通话的时候就按照这种语言制定了普通话”

    顾炎武感慨语言在短短几十年中,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于是写下了《音学五书》以介绍正宗中国话的发音。有兴趣可以研究一下这本书,不过这是很学术化的书,也非常枯燥。我是读不下去,也还没有能力读。但是幸好有这本书,我们才能窥视到正宗中国话是什么样子的。

    呵呵。我对这个问题是很不专业的。或许解释的不对,希望能有专家来指点。

    3周前 0条评论
  • 好学者的头像
    好学者
    学而时习之,不亦说乎?
    评论

    欢迎浏览王老师主持的汉学教育协会的网页,其中”母语教育暨诗文观摩类”里有”中原汉语流变图”。可参考(略)

    3周前 0条评论
  • 好学者的头像
    好学者
    学而时习之,不亦说乎?
    评论

    闽南语在台湾的传播与河洛话的形成(略)

    3周前 0条评论
  • 善问者的头像
    善问者
    舜其大知也与。舜好问而好察迩言,隐恶而扬善。
    评论

    这就比较清楚了。虽然闽南话对我们来说比较难学。可还是希望有一天政府能把它定为普通话。先定为次级普通话也行。组织大家学闽南话。这还得靠台湾兄弟的努力呢。都讲普通话就完了。

    3周前 0条评论
  • 王财贵的头像
    王财贵
    王财贵,字季谦,祖籍福建,1949年生于台湾。文礼书院院长,全球读经教育首倡者,当代著名思想家,教育家,新儒家代表人物之一。师承掌牧民先生与牟宗三先生,五十年勤学会通中西文化,五十年体证接续儒家道统。继承并传续阳明“心学”,提出“格物致知”新解。以一元带动多元, 提出“全盘化西”。以孔孟理想、康德哲学及天台判教为宗,以高度的智慧,阐明教育之一目的三原则,构建圆融无碍的儿童读经教育。
    评论

    民国初年,国民政府召集学者开会,决定采取一种语言,作为“国语”(普通话),投票结果,北京话最高票,闽南语屈居第二。民族语文发展的两大事件,一是秦始皇统一文字,再来就是国民党统一语言。语言要有个共通的交流方式,我们是赞成的,但此一定,则影响重大。因为北京话是受胡人影响最重的一支语言系统(或者可以说,不成系统),最严重的缺点是已经丢掉了“入声”,从此,语音平板,整个民族模糊了它的汉唐华夏泱泱之声。保留最多最早的古音的语言系统,应是闽南语和客家语。

    台湾经国民党的“国语推行政策”,用雷厉风行的手法,尽情地以消灭方言为目的。数十年之后,闽南语,客家语已不绝如缕,尤其是读书古音传统,几已断丧,吾人正在抢救中。

    闽南河洛语,从发音上可分两个层次:

    一是口语,一是文音。

    因为文音是读书声,塾师世代相传,尤为纯正,以今之闽南音读书(台湾称为汉学),其抑扬顿挫,特别入味,即当时杜甫李白初作诗时之原音也。我在台湾推广读经,十余年来,兼推此闽南汉音。由汉语专家梁炯辉老师,着有三字经、千字文、学庸、论语、唐诗、易经、老子、等全文朗诵教学CD。我推广的教学方式是仿外文读经方式,儿童只听就会,比成人学得快。最近又有苏万老师编录的“闽南谚语”,又已着手研录客家语读经教学CD,对于闽南语和客家语古音的保存,略尽一点棉薄之力,在此滔滔天下中,能救多少算多少了。

    本来,普通话和方言,是可以并存的。但由于政治人物的私心独裁,缺乏文化教养,造成千古遗恨。

    每次遇到类似如此的“抢救”工作,我都会想到一句话:“子规夜半犹啼血,不信东风唤不回。”(2008/05/22 05:07pm)

    3周前 0条评论
扫码关注
扫码关注
分享本页
返回顶部